0-0-no
阅读小说
【健身房教练】    由用户  null  投稿
时间:2017-01-12    阅读:101 次    [我要投稿]
null
               健身房教练



  哎~

  他是一家知名健身房的教练,也是我看过身材最好的男性。其实,这样是有点夸大,因为至少健身房其他教练也都壮的跟牛一样。不过,看过全裸的他,那副画面每当在我脑中浮现,我都会感到脸颊緋红、以及下体隐隐抽著!

  从头说起吧。

  会去那家健身房,起因於好友F入会了,好像可以免费推荐朋友试用几天。我被推荐了,但一去的第一次,就会有个业务用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你买。我拗不过,就糊里糊涂买了一年。

  那个业务(我还记得叫Eric,这是真名?哼!)还说服我,用半买半送的方式买教练「一对一」的指导。我也莫名其妙买了好几堂。

  「你要指定男生还是女生啊?可以挑哦……」Eric笑著问。

  「男生好了。」不为什麼,既然要指导挑男生好像比较对。

  於是,我啟用课程的第一堂,这位名叫Tom的教练就来了。

  第一眼看到他时,我的直觉就是一团肉

  他身高约一七五、染棕髮、紧身的背心下是明显的线条,手臂的肌肉纹路极为迷人,看起来坚实又强猛。

  「早安,小姐,我怎麼称呼你?」他彬彬有礼的开场。

  斯文加上壮硕,分数瞬间上升。

  「叫我Sandrea!」我答道。

  「嗯,Sandrea小姐,我一定要去签乐透了,能带到你这种超级大美女,……」他的嘴巴甜又不下流,「那我们开始第一堂课吧。」

  「嗯!」

     ***    ***    ***    ***

  接下来的几堂课,我们就这样一对一指导。

  有去健身房的都知道,其实男教练在带女生作重训的画面是很煽情的,尤其是男教练不懂得离远一点的话。(也许是故意的)

  「Sandrea,再来!十五,十六,十七,很好,再来!……」

  「啊……啊……嗯……」

  这类文字放在别的地方就有别的意思,但当下可真是全身肌肉酸痛到不行,Tom就会半哄半强迫地让我有办法做下去。

  我去健身房都是穿著运动型内衣和运动裤,但这个时候应该没人有任何性慾吧!(还是别人会有?我不知道!)

  总之,我跟Tom的故事,不是在上课中发生的。

  那一天我运动完,洗完澡,一身清爽地準备回家。看到Tom。他亲切地跟我打招呼,我也笑笑回他。他跟著我走出店门:「Sandrea,回家吗?」
  「对呀。」我笑笑。

  「我送你回去,我有车。」

  「你不用上班吗?」我奇了。

  「没关係呀,溜出来一下,ok的啦……」他爽朗地笑著,「我找个人帮我cover一小时没问题。」

  我笑笑地举起手,「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有骑车,而且……我结婚了。」
  这是我过滤掉第一线搭訕者的方法。只要我嗅到他的企图的话。

  Tom双手一摊,笑开了嘴:「我可没说要强暴你,小姐,只是载你回去。你不要,fine,我不介意!」

  「嗯,那byebye囉。」我跟他道别。

  他走进店裡,忽然回头大喊:「那后天看得到你囉?」

  「嗯,后天见。」我再度挥手。

  回去以后,我发现我脑子裡不时的会跑出他的曲线:

  Tom脱下上衣……Tom脱下短裤……Tom脱下内裤……

  『放轻鬆,Sandrea。』Tom温柔地对我说,强壮的手臂抱起我,『我会很温柔的……』

  该死!为什麼我在想这些?!

  我打了一下自己的头,起身去倒了一杯冷水,面对一桌子待整理的报表,实在提不劲来。那晚,又跟夜归的先生吵架,我们持续过著同床异梦的日子……
     ***    ***    ***    ***

  两天后,我再度去上课。同样,下课后,Tom尾随出来。

  「Sandrea,我送你回去。」

  「先生,你是有失忆症吗?」我笑笑。

  「没有,可是我决定了,你骑车,我骑你的车载你回去。」这听起来很蠢。
  我不禁要问:「那你要怎麼回来?」

  「走路,顺便健身啊。」他笑道,「哈哈……好了啦,了不起坐计程车回来嘛。」

  面对这种被拒绝了还鍥而不捨的人,我所归纳的结论是,要嘛是不识相的猪头,要嘛是高手。而这两者,其实往往只有一线之隔,猪头不过是一直在错误的时机出手的高手而已。

  我心软了,没什麼理由不要嘛。

  「好吧,你自愿的哦。」

  他很开心地去借了一顶安全帽,载我回去。我也在家门口目送他走回来。
     ***    ***    ***    ***

  有一必有二,有二必有三。

  当答应了他一次后,以后每次下课他都会骑著我的车载我回家,然后自己走回去。几次后,即使他没指导我的课,只要他发现我有来运动,又刚好有空,也会送我回去。

  有一天,我正要坐上车,他示意我等一下。

  「今天玩点不一样的。」他笑著。

  「什麼?」我好奇著。

  「我载你,可是你反过来坐,背贴著我的背。」

  我从没听过这种载法,不过,听起来很有趣。

  我这样让他载了回家,很刺激,但不会太危险,看道路用不同的方向移动实在很有趣。突然的加速、减速,也会让人心跳加快。(强力推荐,大家也可以试试)

     ***    ***    ***    ***

  第二天,我又去了,同样他要载我。

  「再玩点不一样。」他又神秘的说。

  「这次怎样?」我期待著。

  「这次,我坐你后面载你,好不好?」他询问式的表情问我。

  我脑中盘算了那个画面,好像有点超过,又好像还好。

  「那……试看看囉!」

  他先坐了上去,屁股尽可能的往后退;我坐上去本来应该还好,但他要极度前倾才抓得到把手,等於前胸紧密的贴著我的后背。

  「……这样不会太黏了吗?」我还是要稍为抗议一下。

  「放心啦,没什麼,只是骑车而已。」他辩解道。

  最好是只是骑车啦,我心想著。

  他发动了车,很奇怪地用超级慢的速度骑著。

  我感受到他的上臂贴著我的肩,每一次转弯或加速都可以感受到硕大肌肉的撞击。我背上两块硬的像石头的东西,想必是他的胸肌。随著呼吸往前压迫,而我也感受到他坚实的腹肌以及下面——一个很硬的东西,顶在我的股沟! ><
  我家离健身房不远,所以那段路没有骑很久,不然,那种奇怪的姿势一定会被警察拦下来的。不过,老实说那一段肉体的磨磳,著实让我脸红心跳了起来。
  他若无其事地回去了。

     ***    ***    ***    ***

  之后的下课,他几乎一定会在门口等我出来,然后都会提议用这种怪异的姿势骑车载我。

  是不是有个科学家提出狗对铃声会有制约反应?!

  我发现我也开始制约了!每次要去健身房之前,都会期待著下课后片刻的肉体交会!

  我们一直保持这样,没有人更进一步。直到有一天,一如往常,我们用这种奇怪的姿势骑著车,同样是脸红心跳的耳鬚廝磨,同样是在我家底下两人下车。
  「我借一下洗手间。」他说。

  这听起来再正常了不过。

  我带了他上去,他进了我们家的厕所。我到厨房倒了杯水给他。他从厕所出来。我觉得他的眼神似乎怪怪的。我拿了水给他,两人接近时,只觉他呼吸有点急促,眼神好像有点闪烁,而我该死的眼角不小心瞄到了他的运动裤底下是高耸的隆起。

  我只记得我瞬间脸色一阵緋红,他也察觉到了,往前靠了一步,他的脸距离我的脸只有十公分的距离,讲话根本是直接对著我的脸呼气。

  「Sandrea,谢谢你帮我倒水。」

  他说一句再简单不过的话,我却脸红心跳,根本无法回答。更重要的是,我发现我的腰际好像顶著一个坚硬的东西。我更不敢去想那是什麼!(好啦,我承认我有想那是什麼……)

  他见我神色有异,靠了更近,一手扶著我的手臂,又小小声地吐气说:「你老公哪时回来?」

  好啦,这种画面,这句对话,一切都已经超过了我残存的理智!

  快速地转了一圈,却只能虚弱的说:「你……你问这干嘛?」

  之前说,高手就是在正确时机作正确动作的人,他每一个动作,都精準地出手!

  他这时又过另一隻手搭上我的肩,我的胸部和他结实的胸肌随著两人急促的呼吸、大幅压迫。

  他把头侧到我的耳边轻轻说:「我想要你!……」

  我这时已经方寸大乱,尤其是当全身都被坚实的肌肉包围时,我只能急促的呼吸,气若游丝的说:「他……一两个小时才会回来……」

  这当然就是绿灯了!接下来的事情也理所当然地发生!

  他慢慢地脱了他的背心,露出惊人的胸肌。

  我忍不住用手去摸:「好……好大!……」

  他面带笑容,一手温柔地抓了我的手,往下至裤档;他用我的手把他的运动裤脱去,我的手就直接握触著他的大阳具!他的尺寸很大,我的手一握触,整个人开始慾火挑起,底下开始有点溼的感觉;他手没閒著,很熟练地把我的运动型内衣脱去,以及我的短裤;他专心地凝视我的身体……

  「很美!……」他说著。

  我则是瞄著他的阳具和胸肌,早就心神荡漾了。

  他的动作一直很慢,很精準,如同表演一般,把我放平在沙发上,两手开始玩弄我的乳房。

  我低声呻吟:「啊……」

  他爱抚了很久,把我的慾火彻底挑起!

  抓住我的腰,抬起我的腿,準备进入……

  我半呢喃地抓住他的手,「套子……」我说著。

  他点了点头,从地上的裤子中拿出一个保险套带上,笑了笑,重新抓住我的腰:「Sandrea,我要进去了……」

  他的龟头稍微在阴道洞口磨磳、就慢慢地插了进来。

  「啊……啊……啊……」

  他的尺寸真得很大,那种被插入的感受像界在快感和痛楚边缘,而他一直顶到最深,我感到子宫颈口都被顶入,整个人随著他的插入而像是濒临痛晕、或昏迷,但又像整个被快感淹没!

  他缓慢地抽插著几下,忽然无预警地开始大力摆腰,每一下都是粗大的顶到深处!我根本来不及防备地开始叫了出来:「啊!……啊……你……好深!啊、啊……」

  他不顾我的浪叫,抓著我的腰,不停地大力挺进,那种被插入底、又快速出入的感受,实在是完全陷入无意识的欢愉当中!混沌中,我只记得他抓著我的乳房,用力地插著!我整个人根本无法思考,只是不停地感受那种撞击!

  他一阵快而大力地抽插后,会突然又变成慢慢的进出;我会意识稍清,娇喘渐慢,手会去摸他结实的胸肌;而没几秒,他又会忽然加速,我又失神地狂叫:
  「啊……我……要死了……啊……好大……啊……」

  一阵快、慢交替后,他又开始快速抽插。而这次却不再慢下来,只一直保持著快速的插入、抽出。

  「你……等一下……啊……等一下……慢点……啊……」

  他不理会我的请求,反而速度更快。几秒后,我高潮了!整个阴道一阵强力地抽搐,整个人不停地扭动、淫声叫著抽搐……

  他更加快速度。忽然间,一阵低哼,他也射精了!在我裡面,两个人的下体交错痉挛著!

  我们喘气喘了很久才停。

     ***    ***    ***    ***

  他把我抱起来,亲吻我的全身,我也放浪地抱著他,摸著他每一块肌肉。忽然间,他把我抱起来,像抱新娘入洞房一样。我一阵轻呼,他把我抱进浴室……
  「我帮你洗澡……」

  他说这真的有点怪,毕竟在自己家裡。不过,总是要冲水的。

  我打开淋浴的莲篷头,水柱冲著我们两个。我凝视著他肌肉的线条,我居然又……

  该死的,又有了淫荡的想法!><

  「有没有试过泰国浴?」我媚笑著问他。

  他一脸困惑。

  我拿起沐浴乳往乳房上一抹,抹出许多泡沫;接著,叫他坐著、我跪著,用我的乳房在他的背上帮他抹著泡沫。

  「舒服吗?」我贼笑著。

  他不可置信的表情:「好舒服……」

  我不停地上下、左右游移著,下垂的乳房磨著他的背肌,双手抚摸著他的胸肌。没多久,他忽然起身把我抱到正面……

  「正面也要抹肥皂!……」他淫笑著。

  我扶著他的肩膀,乳房来、回画过他的胸肌,腹肌,以至他的脸;他贪婪地试著将脸埋进我的乳房间;我继续涂沫著,他抱著我的腰,脸上是满足的邪恶笑容。我的乳房触碰他每一块完美的肌肉,心中也是一阵荡意。

  这样一阵,他终於受不了了,坐起身,就想要再插进来。我推开他。

  「每次都忘了套子……」我媚笑著。

  我从浴室抽屉裡拿出套子,帮他戴上。他正面抱著我,半躺在浴缸裡。我坐在他上面,他调整了角度,就这样又插入了。即使是半躺姿,他还是保持他一贯的技巧,先一阵慢,再一阵让人招架不住的快速抽插,再交替……

  我在浴室裡又再度高潮一次!终究他也再度射精!

  我们两个在浴缸裡冲水,我笑著说:「如果再来次泰国浴,你永远都回不去了!……」

  他也笑笑。

  之后,当然就是各走各路。我还好心地帮他叫了个计程车。


  后记:

  之后,在健身房裡,他当然对我百般殷勤,也常要再载我回家。不过,我再也没给他载过了。

  我坚持一夜就是一夜,是不能因为身材好、技巧好而改变的。可是他的身材现在回想起,还是让人脸红心跳。

  另外,他是极少数我的ONS地点发生在我家的故事,这点,我觉得有些许的罪恶感,毕竟我有已婚身份。但我几乎也可以确定,我先生有作过类似的事、成为纵容我犯罪的理由!




             又是健身教练的故事

  事实上,就我所知道的健身教练,他们性生活都蛮精彩的,当然,也可能我所认知的样本裡面有偏差也说不定。不过,他们体能好,对肌肉的操控度好,常能带给对方(和自己)更高的享受。

  跟健身教练作爱,往往很享受,他们会像在练身体一样要求完美。想到这裡就又开始脸红了。

  不过,如果认为他们上课就是为了把妹、上床,那真的是侮辱了他们。我所认识的教练,每个都很在意专业的态度,即使学员穿得再少或再呻吟,他们都不会表现出轻挑的态度或吃豆腐。要发生什麼故事,也不会在健身房裡或上课中。这点,他们其实真的很敬业。不过,下了班,都会男女,就不一样了

  教练也是人,而且是身材很好的人!

  我好像该停止再发花痴了

     ***    ***    ***    ***

  这篇算是接续在「六、健身房教练」之后。

  时间上相隔没几个礼拜,我跟Tom仍维持著上课,但没有再发生过关係。有一天,Tom来指导我的重训课程,旁边跟来了另一个教练——Kevin。Kevin是个年纪与Tom相仿,身材较矮,但全身肌肉也是快把背心爆破的那种。

  Tom跟我介绍著:「Sandrea,这是我同事,他叫Kevin。」
  「你好。」我礼貌的点了头。

  「我跟Kevin是好朋友,他是我们这裡拳击有氧的指导老师。」

  「我不想再花钱买课程了。」我听到这裡就忍不住插嘴,吐了吐舌头。
  他们两个互相对看,笑了出来。

  「Sandrea,你误会了。」

  「我们不是来跟你卖课程的,那样太没道德了。」Kevin笑著说:「而且,拳击有氧是免费的,Sandrea,看来你从来没去上过哦。」

  Tom也笑著。

  我脸红了:「对不起……那……你继续说吧。」

  我脸红了,低著头。

  Tom点点头,继续道,「我跟Kevin常一起聊天,他跟我讲,他最近看到一个学员,很希望找来帮他忙,我们一讨论,就发现他讲的是你。」

  「帮忙?帮什麼忙?」我一脸疑惑。

  「当拳击有氧的助教。」Kevin清清喉咙说。

  「就是上课时在旁边示范动作的。」

  「可是我完全不会啊!我连课都没上过啊!」我说。

  「当助教不需要会,只需要站在台上示范就可以了。」Kevin很亲切地微笑道。

  「我当然会先示范,你只要跟著作就行了。」他继续说。

  「基本上就像随班助教那样。我们上课有时会挑动作好的上台去帮忙示范,一方面让台上人看起来多一点,一方面也让教练有机会下去作一些个别指导。」
  「可是我连打都还没打过,怎麼知道我动作好?」

  Kevin又笑了:「Tom告诉我,你很热衷健身,几乎每天都来,而且上课时也很有天份。」

  他说:「而且我是之前经过你在作重训时,看你的动作,我就觉得你的外型线条很好,动作也很扎实,就想找你当我拳击有氧的固定助教。」

  Tom也加入了游说:「Sandrea,拳击有氧一小时可以燃烧400卡,你来当助教,等於强迫自己去做这个运动,这对你有氧运动的量、肺活量和循环,都只有好没有坏。」

  他们一搭一唱的把我讲的有点动摇了,我就答应他们试试看。

  为了上课,我去买了一件像他们在穿的小背心,还刻意不要挑太低胸的,而且为了怕胸部塞不进去,特别去找一件弹性材质的紧身背心穿起来,虽然胸部大的很明显,但至少够紧,胸部不会晃动得太厉害,也不会露出沟来,应该不至於造成大家上课不专心吧

  (我是不知道其他健身房是不是有这种惯例,找学员去当助教,但事后看起来,我会猜是他们串通好,只是为了让Kevin有机会认识我而已!>< )
     ***    ***    ***    ***

  上课的过程是没问题的。

  我变成每个週末固定一天晚上的时段,陪Kevin在前面做动作。在课前Kevin会先稍微跟我讲解一下,让心裡先有个底。我也的确有达到运动的效果,而且也不只我,另外还有两位我不认识的女的,会一起在台上带。我不知道她们是不是也是学员。

  开始强迫投入后,我发现,我还蛮喜欢拳击有氧的那种激烈挥汗的快感,是一种彻底解放的享受!

  如我所说的,故事都不会在上课或上班时间发生。

  开始当助教后几个礼拜后的一天,一如往常地上完了那堂课,学员们纷纷离开,各自去洗澡。我和Kevin留在教室裡聊著天,稍微做做伸展操。他跟我聊著一些跟拳击有氧相关的知识。

  我们愈聊愈投机,就在教室裡边说、边练了起来。他又放起了音乐,我们就在教室裡随兴地动来动去。不知不觉,时间就这样过去了,直到其他的教练来关灯,惊讶地发现我们还没走。

  「Kevin,要关门了。」

  我们这时才发现健身房人都走光了,灯也关的差不多了。

  「啊,怎麼办,我还没洗澡呢。」我说。

  「那不行,那会感冒。」Kevin体贴地说,转向那位教练。

  「XX,我帮你锁门,我让她去洗。」

  「哦,好啊,那交给你哦,我先走了。」那位教练说,还补了一句,「大门也关上了,你等下带她走后门出去。」

  「嗯,好!」Kevin跟他保证著。

     ***    ***    ***    ***

  Kevin带著我走到淋浴间门口,帮我拿了毛巾,接著跟我说:「跟你打个商量,Sandrea,我们省一点电,我开男生的就好。我挑一间离你最远的,保证不会偷看,好不好?」

  我当然觉得有点怪,不过跟他算有点认识了,想说应该不会怎麼样,我就答应了。

  (之后我认识其他的健身教练,有提起过这个故事,因为我想知道这裡面到底有哪裡不合理。那个教练边听边摇头,直说Kevin至少违犯了好几个他们的内规,一口断定这一切是之前就策划好的。)

  我淋浴著,听到在离我有段距离的地方Kevin的声音传来,「我在最裡面这间,你放心,我不会偷看的。」

  「好,我相信你啦,不用一直保证。」我说。

  我才刚开始洗头,就发现一件很严重的事:在拿了毛巾之后,我忘了去拿衣服。这表示我洗好后,只有毛巾可以披。

  平常时候可能无所谓,但现在淋浴间裡只有我跟他两个人,怎麼样都让人不放心,但我已经洗下去了,总不能现在全裸跑出去很远的柜子拿衣服吧。我思索著,一直犹豫到洗好,最后还是Kevin这几周的表现符合正人君子、让我决定相信他。

  我洗好,把毛巾围住我的身体。那个毛巾也不怎麼大,大概刚好从胸部以下到大腿,至少该遮的都遮了。

  我出去,到了淋浴间外面的镜子前吹头髮。

  才刚开始吹,我就听到他的脚步声。

  「洗完澡真舒服,对不对,Sandrea。」他大大方方的站在身边,我们两个人面对著镜中的自己。

  我瞬间脸红了起来,红到耳根都发烫著。

  Kevin拿了一件比我还小的毛巾,从他的腰际以下围住,只围到膝盖,而且打结开叉的地方在左腰间,正对著我,我稍一向右瞥就会看到他开叉那裡露出结实的一部份臀部,裸露的上半身,夸张地胸肌和腹肌毫不害燥地昂立著,任何女人看了都会脸红心跳,更何况我现在和他男、女共在一室,全身除了毛巾外正一丝不掛!

  更惨的是,我在镜中看到裤档部位的毛巾有明显的隆起,而且我认为,我看到了那个部位的跳动!

  我现在会觉得他根本是故意,要让我脸红,但我当下真得除了緋红外,别无反应的餘地。

  在毫无心理準备下被推入当下的情境,如果他那时对我硬来,我应该不会反抗。不过他并没有,而是完全若无其事的讲著今天所聊到的有氧内容,好像我们是穿著正常的、在课堂一样。

  我仍偶而偷瞄一下他的胯下,仍似乎可以看到一点跳动的动作,表示他心裡应该不是没有邪念的。可是话题仍是百分百的普通级。

  之后,我们就各自去换了衣服。他带著我走到后门,我就回家了。

  那天没发生任何事,但那一幕近乎挑逗的画面让我难忘!Kevin仍如我所想的是好人,但是勃起表示他并不是没有非分之想。

     ***    ***    ***    ***

  第二週,我特别提高警觉著,但我们下了课就自然地各走各的了。

  直到再下一个礼拜,同样的情形。下了课后,他找了话题跟我哈啦,这次是广泛的在聊有氧运动;同样是聊著聊著就过头了,直到同一个教练又探头进来提醒我们;我们又去洗澡,同样是只开一间!

  这次我不会再犯上次的错了。把全部的衣物带进淋浴间。洗完,原本就要全部穿上,不过,觉得只披一条浴巾还蛮舒服的,就只穿了内衣裤,用浴巾围住自己,走了出去。

  没多久,我又听到Kevin的脚步声,同样是只围了一条浴巾而裸著;让我脸红心跳的胸膛、同样是若无其事的跟我并肩站在镜子前;同样的,我又该死地开始緋红到了耳根!

  他忽然瞥向我这边,跟我说:「Sandrea,你今天是不是很累?你看起来全身很痠痛的样子……」

  「我还好,不会太累……」

  他接著完全理所当然地走到我的背后,大大方方地把两隻手放在我的肩上:「你肌肉看起来累的很,我来帮你按摩吧……」

  遇到这种情形,我当然可以立刻正色离去,也可以慢慢享受。

  在我仍思考时,他的手已经开始按摩的动作,而口中开始专业地讲解:「你这裡是我们叫三角肌,常会有很多酸累积在这裡,所以你这裡会很痛,尤其是刚做完像拳击有氧的上肢运动,我们应该用这种按法,你感受看看……」

  这些话很成功地除去了我任何害怕的心理,反而有点觉得在上课。他按的真得很舒服!没多久,我发现我就不自觉地闭上了眼睛……

  他仍自按著,口中继续讲解著。我慢慢陷入享受的酥软中……

  他的手开始离开我的肩上方,往下游移到两手的上臂:「这裡有二头肌,三头肌,刚也都大量的使用,所以我们要好好地按摩,血液才会……」

  我口中时而发出:「嗯,了解……」的话,但其实根本没在听,而是享受在按摩之中。

  他的手又再度往下走,到了背的中央、腋下靠近乳房的地方,嘴裡仍继续侃侃而谈,不过,手开始往胸部的外缘刺探!见我没反应,就一寸、寸前进,直到后来,他根本是伸进浴巾裡,隔著胸罩按摩我的胸部,口中仍在鬼扯一堆学问!
  我没有阻止他的原因,是因为他虽然手正在按压著我的乳房,但仍是隔著胸罩,他并没有把手伸进去,好像仍游移在好心按摩的尺度边缘;另一个原因是,他按的真得超级无敌、有够舒服,实在让人不想喊停!

  就这样按摩了一阵,也不只是胸部而已了,而是开始在全身几个定点按摩。我已经有点忘掉理智了,开始忘记我跟他现在共在一室裡,忘记我的已婚身份!并不是开始有非分之想,而是脑中开始空白,没有道德或慾念,只有最末梢神经传回来的欣快!

  他大概见我舒服的样子,起了色心(或是原本的真面目),手慢慢游移回上半身,轻轻地、慢慢地把我的浴巾解开……

  「啪」的一声掉到地上!

  再不中断地按摩著我的背部、直到胸罩的吊扣……轻轻地解开,把胸罩轻柔地往下拉,让我的乳房露了出来……

  我从酥软的快感中醒了过来:「你?!……」

  他把身体靠近我,胸肌顶著我的后背,两手托住我胸部的下缘。我从镜子裡看到我的乳房被托高,显得格外的巨挺,下缘还有一双黝黑的手……

  这个画面实在太过惹火了!

  他轻声的说:「Sandrea,会很舒服的……」

  我无法解释是哪点不对,也许是气氛不对,也许是我那天心情不对,但这句话把我拉回了现实,让我快速地醒来!

  「不要!……Kevin,抱歉,不能这样!……」

  我挣脱了他的怀抱,把胸罩拿起来,一把抓住浴袍,一边往外跑,跑去柜子把衣服拿出来,手边发抖著穿上。幸好他仍有著基本的良心,见我不愿意就范,也没有勉强。他仍是开门带我出去。

  那之后,我当然再也没去拳击有氧班当助教了,反正也不是只有我一个。
     ***    ***    ***    ***

  日子又过了一个月。

  我跟Tom的课程上到一半,Kevin又走了过来,示意Tom,他想跟我单独讲话。我停止重训。

  「Kevin,怎样?」我不是很客气的说。

  「Sandrea,我要为那天跟你说对不起……」他说,脸上笑容十足,「我那天真得冲昏头了。我希望用行动跟你表达我的歉意!」

  「不用了啦,我们只是公开关係,没什麼好对不起的,真的!」

  「不不,我一定要说对不起,你一定要收下这份礼物!……」他认真的说。
  我笑了出来。「好啦,那你要怎麼样?」

  怹见我不像再生气,就笑了:「这是个很特别的礼物,真的,可是你可能需要来我家。」

  我疑惑著,想著他是不是又想重施故技:「喂,你又想干什麼。」

  「不,不!真的,我只是要给你礼物。」他说:「我保证不会对你怎麼样,我人头保证. 如果我强暴你,我们当天可以录影,我强暴你我就让你告到我死为止。真的!」

  录影?!强暴?!

  这愈听愈不合理,要是他强暴我录下来,带子不给我、反而用来恐吓我,就更没法想像了!

  他是把我当小孩,认为我想不到吗?!

  我把这些跟他说了。

  「不然叫Tom来嘛。」他说:「他在旁边看,应该我不会怎麼样啊。」
  这听起来也像是跟豹借胆,Tom是跟我上过床的,而我最近也拒绝了他,万一两个联合起来强暴我就惨了!

  我还是摇头不要。

  我们一来一往地推託,他最后说,「好了啦,老实告诉你,是一个很特别的秀,我想表演给你看,可是我们需要一个地点。我不会借机强暴你的啦。」
  我那时听起来,是像魔术的东西,或是什麼,坦白说我也有点好奇,就答应了他,但表示我不要什麼录影、录音的鬼玩意之类的。

  他说好。

  我运动完也是十点多了,依他指示去叫他。他见我来,就把事情交待一下,就带著我到了他家。

     ***    ***    ***    ***

  他招呼我坐了下来,拿了杯香檳给我。

  「看秀还要喝香檳啊?」我笑著。不过,心裡有点起疑,万一他把我迷倒怎麼办?所以我一口也没喝。

  他进了房,去忙了好一阵子,我在外头等得都快不耐烦了,开始催他。
  忽然间,客厅的灯暗掉了,我连他哪时出来按掉的都不知道。

  地板上不知哪裡传来一个像很大的手电筒的光,只是是一闪、一闪的,红色的光,音响也同时开始放出电子音乐。我吃了一惊。只见他走进客厅,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件豹纹的内裤,走了进来。在灯光下,他的裸身显得狂野而挑逗,散发出情慾的诱惑!

  他开始随音乐俐落地舞著,每个动作都大胆,充满性暗示。

  我吓了一跳,想到他万一硬来怎麼办?!但灯光气氛和这个挑逗的画面让我慢慢停止思考,慢慢开始脸红心跳……

  他手中拿起一个黑色的皮鞭,气势十足地抽了一下沙发:「啪!」

  接著,边舞著边向我走来……

  他用皮鞭圈住我的脖子,让我感受到他的胸肌刚好压迫著我的乳尖;接著,他开始随音乐摆动,在我身上磨磳,隔著内裤,他用他的阳具大方而用力地在我身上划著,在我大腿上磨擦……我那时脑中早已一片混乱而空白了!

  音乐忽然转成了凯莉米洛的一首歌,不知道为什麼,背景是一些像叫床的声音,而且持续地叫著……

  我整个人情慾开始高涨了起来!Kevin也是,动作开始愈加狂放。忽然间,他把内裤一扯,露出了他的弟弟出来,在闪烁的灯光中,显的格外坚硬和巨大!

  他走到我背后,胸肌不停地磨擦我的背,而我一直感觉到他弟弟的坚硬。他从背后贴近我的耳根,隔著音乐问著:「想不想要?」

  我意乱情迷的没回答,他又更大胆地用阳具顶著我的臀,像磨擦般地游移,手则扶著我的腰,一手往下,隔著裤子抚揉我的下面……

  我的情欲已经被挑动的受不了了!终於反身一转,一手勾住他的脖子,一手摸著他的胸肌,用力地把舌尖伸进他的嘴裡……

  这等於是说「要了!」

     ***    ***    ***    ***

  我们激情地舌吻了许久。他忽然抽身,一把快速地把我的衣服全部脱掉,扯掉我的内裤!

  我惊呼了一声:「啊!……」

  他低头去拿了东西。我用了最后的理智提醒他要带套,他点了点头。走了几步,拿出套子带上。接著,拿起手中的皮鞭,把我的手反捆在大门的门把上。我当下是淫欲战胜了理智和危机感,只觉格外兴奋!

  我的手在背后被捆住,他则开始狂野的蹂躪我正面每一吋肌肤,不停地抚弄我的乳房,揉弄著我的臀部,以及其他部份的皮肤……

  我早就开始淫声大起……

  闭眼呻吟……

  他扶起了我的腰,二话不说地大力挺进!我叫了出来……

  随著电子音乐规律的节奏,他不停地抽插著……

  「啊……啊……啊……」我的叫声埋没在音乐中。

  他摆动腰际抽插著!一口盖上了我的一边乳房,贪婪地吸著,另一手则上、下不停地用力揉捏。我整个人陷在狂野的歇斯底里中,不停的叫著……

  这个姿势一阵后,电音忽停,他也停了下来。

  他把我的手解开来,把我转身面向大门,让我手扶在大门上,他从我的背后一把扶正姿势,接著抓住臀部,用力地插入……

  「啊!……」我仍忍不住惊呼。

  此时音乐没了,四周安静,只有肉体碰撞的声音。闪烁的光线仍旧闪著,我也仍心神迷乱地不住随著他的进出而娇吟著……

  他的两手抓住我的乳房,用力地握著,腰部大力地抽送……

  他开始一阵低呼的声音:「嗯……嗯……」像是在健身时用力运动的声音;而我的双乳被他牢牢地握住,乳尖的快感、被抽插的快感、灯光音效的快感,全部不停地涌上……

  我只记得我不停呻吟,不停浪叫著,他抽送的愈来愈快,直到他抓住我乳房的手一紧,我阴道内感受到他射精的抽动感!……

  良久,他手慢慢放开了……

  我们维持这样的背后拥抱姿势,放鬆了一阵子。他去关了灯,把大灯打开,然后让我去简单冲了水。

  我们边穿衣服,我边笑著问,「搞了半天,你叫我来看秀、是要我用身体付门票钱啊?」

  他好像听到什麼天大的笑话,一直笑,然后一直说对不起。

  「不过,我可没强暴你哦。」他说。

  同样的,我们又若无其事的进入第二天的正常生活。

  之后,我也没再去拳击有氧,也稍稍刻意地避开了他。

     ***    ***    ***    ***

  有一天,我经过在一楼的教练室,听裡面传来的声音,我停下了脚步。
  「你后来有再干到那个Sandrea吗?」是Kevin的声音。

  「没有,她不给我干,唉!」Tom说。

  「我要好好谢谢你介绍这个超正点的货色给我啊,哈哈!」Kevin轻薄地笑著。

  「对啊,跟你说讚吧!」Tom说著。

  「对啊,要胸有胸,要身材有身材,会叫会扭,很久没遇到这种好货了。」Kevin说著。

  「你有骗到她录影吗?」

  「没有,她后来不要,我準备东西準备著也忘记要準备录影机了,后来一带她进门才想起来也来不及了。」Kevin说。

  我眼前发黑,有种想跳楼的衝动。

  「有没有办法骗到她3P啊?」Kevin问,「我好想看她一边被从后面插、一边被我射在胸部上的样子哦!」

  「妈的,你讲的我都硬了啦。」Tom也淫笑著。

  我听不下去了,他们要怎麼去策画他们的事,我再也不想看到他们了!
  我第二天起再也没去那个健身房,白白送了一个多月还没用完的时间回去。
               【全文完】

***********************************
  后记:

  现在回想起来,这是个以退为进的故事,而且Kevin的创意蛮有趣的,只是之后被我听到那段对话,让我美好印象全消。不过,光就肉体来说,健身房教练真的没话说

  我之后又有一、两个健身房教练的经验,都被姐妹笑称是健身房杀手了
  我对这次的经验真的有很多心情上不满的地方,不过,你不得不承认,他在第一次拒绝后想出骗我去的方法,然后再想出跳猛男秀(健身房教练的优势)是个很妙的主意,我果然也沦陷了

  我猜测,他这招应该不只对我用,不知道有没有人有类似遇到这招的,当下真的很难抗拒!……><

***********************************
上一篇:【我为女上司舔阴蒂】 下一篇:【妙人间之有情岁月】
Copyright @ 2014-2016  性吧影院-成人剧场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隐私条款 | 免责声明 | 在线留言 | 意见反馈
本站所有资源全部收集于互联网,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与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