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no
阅读小说
妻子的欲望    由用户  null  投稿
时间:2017-01-11    阅读:150 次    [我要投稿]
null
.
【大上海赌城】欢迎您的到来,现在起凡注册绑定银行卡的会员,可享受充10元送10元,充100送100现金好礼,多充多送,最高可得8888,注册地址:www.hgpk10gg.com


嫣眼睛里流露出迷离的眼神,随着佟阴茎的越来越粗大,嫣的身体明显起了
变化,她面色越来越潮红,呼吸越来越急促,双手开始不由自主的搂紧了佟的脖
子,这里佟的眼睛里放射出情色独有的贪婪的目光,仿佛嫣现在的表情正是他所
希望的,也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佟的眼睛开始贪婪的盯着嫣绝美的脸庞和他无
数次粗暴揉搓和挤压过的乳房,他的双手也开始将嫣的头把的紧紧的,同时阴茎
在嫣嘴里抽动的动作也越来越大,有几次嫣都差次吐出来,这时佟就会死死的把
着嫣的头部……


  直到佟硕大的阴茎猛的向嫣嘴里一挺,同时佟的嘴里发出了愉悦的哼哼声,
一股股的阴茎从嫣小巧红润的嘴巴里流出,嫣被呛的咳嗽起来,她将佟的阴茎吐
了出来,转过身去继续将阴茎吐出来。这时嫣挺翘白嫩的臀部由于嫣呕吐的姿势
完全暴露在了佟的面前。只见佟一把从后面握住嫣不堪一握的腰肢,将阴茎大力
向前一送,硕大精壮的阴茎将嫣窄小的阴道瞬间撑得满满的!只听见嫣「啊…
…」的叫了出来,叫声中带着一丝兴奋,恐惧和满足。佟笑着说:「宝贝,怎么
样,我的大阴茎是不是每次干你你都会这么兴奋,这么满足?」,嫣脸上慢慢地
出现了淫荡的表情,嘴里并不答话,只是慢慢地,轻轻地前后动起了腰肢,慢慢
的用自己的阴道将佟的阴茎套弄了起来……


  视频看到这里,我已经愤怒的几乎把牙齿都咬碎了!我感觉嘴里有股甜甜的
有点咸味的液体在流动,让我忍不住想呕吐!耳边听着DV里嫣大声而阴道的呻
吟声,以及佟大力抽插嫣阴道的「啪啪」声,我强忍着将嘴里有液体吞进了肚子
里!进而我脑子里开始反复回响着几个词「草!草!草!」,我一把将DV狠狠
的摔在了脚下!然后用脚死命地将它踩烂!


  这时,嫣走了进来,她的脸色更加的苍白,嘴唇不停的打着哆嗦。她屏着自
己的呼吸,连看我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仿佛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在等待家长随
时可能到来的暴打一样,战战兢兢的一动不动。嫣心里明白,虽然平时我对嫣呵
护备至,啥话都听她的,甚至有时候为了哄她开心,宁愿当孙子,但一但做事触
碰到了我的底线,我会将我毫不犹豫,冷酷无情的一面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这
个时候往往连我都不知道我会干出些什么事情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外下起了雨,慢慢的雨越来越大,终于变成了瓢泼大雨。
一个接一个的炸雷将黑色的天空映得如同白昼一般。我很想,并且很努力的不去
看嫣,也很努力的使劲平复自己的即将发狂的心情。我脑子将嫣出轨后的一幕幕
场景像过电影一样反复播放,佟阴道无耻的嘴脸,嫣发骚发嗲,阴道入骨的叫床
声和呻吟声,阴茎抽插阴道的扑哧声,睾丸大力撞击阴道的啪啪声……声声入脑!
我觉得我头皮越来越热,脑袋瓜子仿佛随时快要爆掉一般!


  我不由自主,猛的跑到窗前,握紧我的拳头,用尺我最大的力气猛的向窗户
上的玻璃打去!随着玻璃清脆并响亮的破碎声,我嘴里终于吐出了一口鲜血!嫣
此时也惊慌的回过神来,随后「啊」的大叫一声,连忙跑到我跟前,抱住我,不
停地对我说「对不起,对不起」。「这已经不是嫣第一次对我说「对不起」了
……」我心里突然这样想。


  我眼角瞥了一眼窗外,用力的一把将嫣推倒在地!随后我转身快速开门,用
百米冲刺的速度下楼!在楼上就在我向窗外瞥那一眼的时候,我发现了一辆车。
没错,就是那辆车,里面坐着曾经将我打晕的流氓。没想到佟这个傻波依在我家
干完嫣以后居然没有立马逃走!


  我下了楼以后,在楼下的花坛里抠了两块板砖,一手一个。慢慢地,轻轻地,
一步一步地向不远处的轿车走去。由于雨下的很大,我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车里
的人不会听到我的脚步声。冰冷的雨水让我刚刚快要爆炸的头脑冷静了一些。离
车的距离越来越近了,我屏住呼吸,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车。我发现车身一动
一动的,可以听见车子发出的吱吱的声响,接着仔细听了一下,果然从车中传来
了阴道而悠长的呻吟声。


  「妈的!老子这次让你一直爽到死!」我强压下心头的愤怒,慢慢移动到车
跟前,轻轻的放下一块砖,腾出手轻轻地拉了一下车的后门。很好,这傻波依没
有锁车门。我大喝一声「草尼玛!」,随后迅速将里面的人往外猛的一拉!拉出
来一后,随着这人的一声惊呼,我才发现拉出来的是娜!我愣了一下。就在我愣
神的功夫,车里面有人猛的冲了出来,一把将我推倒在地上,同时迅速起身,用
脚用力的向我身上踢过来。我没有给他踢到我身上的机会,一咕噜滚到一边,估
计可能是他刚做完爱,脚下无根,我起身后一脚轻而易兴趣地将他踹倒在地上。
这时候我看清这人的确是佟!


  当我看清楚那人的面孔之后,我毫不犹豫地将另一只里的板砖向他的头上大
力拍去!佟使劲翻身向旁边一躲,砖头拍在了他肩膀上,顿时他惨叫一声,我仿
佛听见骨头碎裂的声音。我继续挥舞着手里的板砖,想要继续照准他头上拍去,
这时旁边的娜冲了过来,死命地抓住我的手。


  我骂了一声「臭婊子,滚尼妈的!」,用力将她甩在一旁。回头看时发现佟
已经爬起来准备跑进车子里面。我顾不上倒在地上的娜,转身一手抓住佟的上衣,
另一手用力挥着砖继续照死了往佟头上拍去。「不!……」随着一声呼喊,我发
现一个人一下子挂在了我举起砖的胳膊上。没错,这个人是挂在我胳膊上的。从
听到这声呼喊起,我就知道这人是谁了。她就是我的妻子- 嫣。也不知道嫣是什
么时候跟出来的。这时候她拼命拉住我握砖的手,一边嘴里不停的对我说:「都
是我不好,言!你别打他了,你打我好吗?都怪我,呜……呜……」


  我咆哮着问她:「抽插* 的到底是他老婆,还是我老婆!!!!你要承认是
我老婆,就放开手,让我一砖拍死他!!!」「呜呜……他没有错,都是我的错
……是我不要脸,是我贱,你怪就怪我,好吗?言,我求求你了……呜呜……你
这样会把他打死的……呜呜」嫣一边哭着,一边向瘫在我手里的佟望去。


  看到血流过我的眼角,仿佛破了的水袋,焉如同被施了定身咒一般,双肩微
微颤抖,如同疯了一般抱起我的头,说:言不要,都是我的错,我的错。求你别
这样折磨自己,求你!娜在一边整了下衣服淡然道:「上车,先送他们去医院。」
飞速的车行驶在去医院的路上焉夹坐在两个男人之间抱着言的手青筋微暴,看不
出表情,无神的眼睛透出茫然,痛苦,自责。一旁的佟转动的眼瞳透出野兽的光
芒,盯了下开车的娜靠在座上闭起眼小恬。雨,更大了。到医院娜扶着佟,焉半
搂着言被值班护士接了过去,焉一瞬间好像被抽取了脊骨瘫软在地上。


  走廊里娜素手轻扬,手指间的烟,仿佛轻柔的云忽隐忽现,看不真切的脸让
人不知她现在的想法表情,嫣还是死了一样坐在门口一动不动。蹬蹬的走路声很
急,表明了主人现在的心情,转角过来的是苏晴,她看了看娜,眼神转向嫣朱唇
轻吐:你放过他好吗?


  嫣浑身颤抖,眼神聚焦在苏情脸上恐惧的神情一闪而过,仿佛要大声惊叫,
这时门开医生走了出来,说:谁是病人家属?嫣连忙道:医生,我是!情况怎么
样了?医生:一个肩膀锁骨断裂,没多大问题打块钢板休息俩月就好了,但是令
一个麻烦了,颅骨,骨裂并切有严重的脑震荡。医生的话犹如晴天霹雳打在了在
场的三个女人的心上。


  医生转身走了,气氛有些微妙,苏情开口:从开始帮你我就陷入了,言是个
好男人,我轻狂的单身了这么长时间,内心的孤独和寂寞使我不停的找各种各样
的男人性交,在这个年龄我根本就不相信爱情,但是言让我从内心里柔软的发现,
我想依靠这个男人,他对爱情的执着,以及偏执让我动容,乃至于深深的自卑,
但是为什么你要一次一次的伤害在伤害,非要致他于死地呢?难道你不知道他已
经用尊严和自己的一切来爱你,爱你胜过他自己的生命?求求你不要在伤害他了。
嫣:不!大声的尖吼仿佛受伤的雌狮,我爱言比谁都爱,我已经同佟断绝关系了,
真的,是最后一次,我们已经准备要出国了。我们真的会从新开始的。泪水流过
双颊,语气低落了下来:我们会从新开始的。


  沉默,几个女人各自的内心无法解读。手术后的言平静的像个孩子,沉沉睡
着的他可能没有任何情绪没有任何的烦恼和伤心吧。嫣握着言的手轻轻的用脸触
着。隔壁佟面无表情的看着娜,随手用没受伤的左手拿起放在床头的针管,在床
头柜上撇掉了针嘴说:脱。衣服下完美的肉体随着衣服的掉落呈现在佟的眼前,
眼眸里的邪火一闪而过,佟让娜到床上,娜分开双腿,抽插的眼睛看着佟语气轻
吟:嫣就要崩溃了,那种情况我们不可能在继续下去了,在逼迫就会吧她从新推
回那个原来的她的。「哼」佟不在言语。淫邪的笑着把针管缓慢的推进娜的阴道。


  一天一夜,第二天清晨言张开双眼,入眼的是怎么的一副场景呢?嫣像精灵
一样伏在床边,微肿的眼睛轻轻的动着不知是梦中还在轻颤。、抽出被握了一夜
的手,打量着四周的一切,头好痛,我在那?这个女人是谁?嫣睁开眼:啊,你
醒了,呜呜。言,原谅我,求求你,我发誓以后在也不会了,我只是你的,我们
出国,我们从新开始,呜呜。你,你是谁啊?言轻轻的一句话,雷击般的打在嫣
头上,嫣愣了下哭道:言,是我啊,我是你老婆啊,你不记得我了?还有嘉嘉啊,
你怎么了?内心里一直恐惧,「啊,医生,医生。」


  快速的跑了出去的嫣使我一阵迷茫脑子好痛,想不起来一切。


  医生过来看过之后,表情严肃的对嫣道:「脑震荡引起的失忆症,可能过一
段时间,在熟悉的环境里就好了,也可能这辈子就记不起来以前的事了。」一瞬
间,嫣心里百转千回,恐惧,难过,同时「窃喜?」平静的生活过了两个月,在
这个小区里我渐渐的熟悉了这种生活,有时陪陪嫣逛逛街,有时去接嘉嘉放学,
在屋里和嫣一起做饭,做家务,淡淡的幸福充斥心间,有些熟悉又很陌生,但是
我真心的享受着这种生活。


  今天去超市回来陪着嫣,和嘉嘉进电梯,电梯里有个男人,见过几次好像是
住在楼上的地产商,叫佟。打了声招呼,按了九楼的键,他同嘉嘉开着玩笑,故
意逗着我女儿,说道呵呵梁医生真羡慕你啊有这么漂亮的女儿和老婆。说实在的
我一点都不喜欢这个男人他给我一种危险的感觉,同时不知为什么,我总有种想
同他一起毁灭的感觉,想想,为什么呢?可能以前和他有仇吧?不置可否的嗯了
一声算是回答了,但是我感到妻子一瞬间的紧张,和不安。


  今天有一个叫龙小骑的孩子叫嫣出去说有事,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跳跳的。今
天门口有个孩子叫我有事,打开门看了看第一感觉挺乖巧的一个孩子,然后他让
我看了一个MP4一瞬间我仿佛从天堂跌落了地狱,MP4上播放着一组图片,
每一张极尽放荡的展现了曾经和佟的点滴,像滚沸的热油浇入心间,为什么?为
什么他会有我的照片?


  龙小骑:「我们出去谈谈吧,这不方便。」嫣迟疑了以下:等等。对我说道:
「言我出去一下哦,邻居找我有点事。」嗯,快回来啊等你一起做饭哦」我却不
知道这一去就成了我又一次痛苦的开始。进了龙小骑家里,屋里没有人,他说家
人上班去了不在,然后一段时间的平静。我恐惧着,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孩子,
自己的放荡,自己的情欲仿佛就像没穿衣服面对着他一样。突然后面一双手抱着
我的乳房,让我突然一惊:「干什么。」「呵呵」一个低沉的声音说到:「听说
你老公失忆了是吗?」不知道他看到这些照片会怎么想呢?


  一刹那,我僵硬在那里,任那双手伸进衣服隔着胸衣柔弄着我的乳房,我以
为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为什么呢?为什么还要在次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挑衅着我
对丈夫的爱,提示着我曾经的堕落。「如果不想让你老公知道的话,可以让我们
看看你的身体吗?我们还不知道女人的身体是什么样子呢?」嫣:「不,求你,
不要,我发誓在也不会对不起我老公了,呜呜。」呵呵,就一次好吗,就一次,
过后我们会把一切都销毁,别人在也不会知道的。


  你们?嫣恐惧的尖叫:流氓,无耻,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呵呵龙小骑和他的
同学洋都笑了:你这么漂亮没想到这么阴道,还这么会装哦。龙小骑从屋里那出
了用言的钱买的新笔记本,打开暴风,只听见佟的声音传了出来:「宝贝」画面
极其的淫秽,娜被一个漂亮的女人像狗一样的牵着,下体插着一个尾巴样的假鸡
巴。在地上爬着走到佟的面前,佟让另外一个女人那着个假鸡巴要插自己的阴道。
记忆一瞬间,回到了那天,那是第一次和那么多女人一起服侍佟,以后在也没有
过了,这么难堪的经过像看电影一般的像局外人审视着自己的身体被别人摆布,
体内好像有一簇火苗在燃烧,内心里羞愧,难堪种种情绪不断变换。但是下面的
画面仿佛要撕裂我一样吧我打入地狱的深渊。


  画面一转女人拿着假鸡巴要插入自己的阴道但是这么难堪的事我怎么做的出
来,佟那出了眼罩,照住了我的眼,当时的感觉仿佛又回来了,黑暗中的忐忑,
佟用手抚摸着我的乳房,吧我的手放在阴茎上说:「自己放进去」阴冷的风使我
打了个冷颤,明明佟在我耳边说着话下面的丑陋在挺着,我放进自己身体里的是
什么,身体在不由自主的打摆子……画面里出现的是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我用
手把他的阴茎放入自己的下体,脸上的表情除了恐惧还有说不上来的欢愉。没多
长时间射了只听佟又说:「放进去。」自己急不可待的又那起一个不认识的男人
的阴茎放入阴道,怎么可能,嫣恐惧的说道。


  画面还在继续,但是我的心沉入了自己都不知道的恐惧中,我是有性欲但是
我吧佟也当成自己放纵欲望的过客,从来没有想过离开言,此刻感觉自己离言好
远,好远,堕落在地狱的感觉,一下就崩溃了,原来自己已经人尽可夫堕落的画
面一直在持续,陷入情欲中的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承接了多少男人的下体,画
面里只见一个个男人围着我转,仿佛女王一样让很多男人摆到,佟有些扭曲的脸
庞看着这一切,娜承接着他的疯狂,手,无数的手在身上抚摸,下体一直被充盈,
整整两个小时的画面,有熟悉的面孔,就在一栋楼里居住,但大部分都是不认识
的生人,走马观花样的摆弄着下体一滩精液,述说着我的堕落。都走完了,佟温
柔的在我身上做最后的冲刺拿下了眼罩,画面里的我满脸的满足,当时心里还在
想着他的持久和刚猛,但是事实上那是让人无法接受的堕落。


  画面播放完了,我做在沙发上像傻了一样,任由龙小骑和他的同学洋剥落。
曾经自认为完美的专属于言的身体在他们生涩的动作下变换着堕落着哭泣着。龙
小骑的鸡巴不大毛也不是很多凑进了我的脸庞在嘴唇旁边来回的摩擦,他的同学
洋挺着一个不符亚洲人的坚挺慢慢的挤入我的身体,有种撕裂般的快感,痛并快
乐着的感觉,让我张开了嘴,龙小骑趁势进入了我的嘴里,这时间我没有任何羞
耻心只是单纯的认为就这一次,我彻底堕落告别以前,以后要好好的和言生活。


  洋的手在略有些弧度的臀部轻揉,硕大的阴茎进出着嫣的下体,得意的表情
掩盖不住眼眸内深深的情欲和惊奇,可能阅遍AV的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女人的
身体和手的区别是这么的巨大。一个手伸向乳房使劲的抓了下,添向背的舌头啐
液淌出,滴落在嫩滑的女体上滑落腹部,猛的顶了数十下深深的射在了嫣的体内,
前面的龙小骑迫不及待的从嫣嘴里拔出鸡巴,猛的插入阴道,说不出的萎缩表情,
可以想象他现在如坠入云端。


  洋提着微软的阴茎在嫣嘴里如打桩机一般的刷洗着上面的粘液,慢慢的勃起,
猛的吧龙小骑和嫣推倒如观音坐莲式,压在龙小骑身上只能本能的微提下屁股,
使阴茎是动不动,洋在嫣液蒂上啪啪的打着,有时打到龙小骑鸡巴上三个人如同
寒冬腊月打哆嗦,忍不住同时达到了高潮。如同三明治一样的诡异持续了半响,
洋起身看着嫣的裂缝,心里只剩下了这个液穴,上面沾染着3个人的液液,是如
此的阴道,龙小骑抬起嫣的臀,精液倒流,顺着睾丸直流。嘻嘻俩个同学互相对
眼,满足的说:「嗨,这AV看多了也好嘛,我还好多招式没实验过哦。」听他
们如此无赖的口气,我生气的把靠枕扔向龙小骑:「滚,滚,我以后不要见到你
们。」


  回到家,看着摆在桌上的菜,言穿着围裙有如家庭妇男,嘉嘉拿着玩具铲子
在旁边嬉笑,眼泪顺着脸庞滴落。言:「啊,嫣你回来啦,怎么哭了?谁欺负你
了,我去找他。」嫣:「不,不是的,我感觉到高兴,幸福呢,看到你和嘉嘉,
忍不住就……」言:「呵呵,我说呢,不要哭哦。你是我的大宝贝,嘉嘉是我的
小宝贝,你们是我的一切啊。」无言以对,你怎么知道你的宝贝是如何在别的男
人身下辗转承欢,如何被别的男人恣意凌辱啊嫣落寞的坐在桌旁看着俩个最爱的
人玩着游戏,嘉嘉偷偷的把胡萝卜放进言的碗里,画面破碎了般的心痛,对我说:
「言,我累了去洗澡,先休息了。」看着嫣疲惫的身影,我心里一阵迷惑。


  早上起床,看到嫣睡衣里乳房上半部露出的指印,一阵迷惑,什么时候这么
对待嫣了啊?尽管知道她的身体很敏感,皮肤随便就会留下印记,但是就是想不
起来昨晚到底有没有捏过?外面有人按门铃,打开一看原来是楼上的佟先生:
「梁医生,听说你失忆了,现在在家也没工作,我这正招人呢,你来不来?你老
婆也可以来哦我这却一位文秘。」「滚,滚出去,我们不要你怜悯,我们不可能
去你公司的,言关门,快,让他滚出去。」嫣在卧室门口泼妇样的咆哮着,从来
没见过温雯而婉的她如此的失态,对佟道:「对不起啊,佟先生,可能我们去不
了谢谢你的好意。」


  佟:「呵呵,没事不能帮到你们,我很遗憾。」


  眼里的笑意怎么都掩藏不住,他为什么得意我很纳闷。关上门,拥着嫣:
「好了宝贝,我就在家陪着你,哪也不去,医院里还多少给了点生活补贴的,等
我记起来了,就好了,现在我们还有些积蓄不要逼迫自己。」嫣想「傻瓜,想你
永远如这样一般,不要在记起以前的事了,真的不想你在痛苦,这样就好,我们
开始新的生活。」


  QQ里陌生人:「晚上穿漂亮一点哦,我在老地方等你,不来的话后果我可
真的不敢保证哦」为什么?为什么?说过最后一次了,现在我开始新生活了为什
么不放过我,因为你,我已经把言伤害的太深了,我不想在伤害他了。


  晚上吃过饭,嫣:「言,同学聚会去喝茶,都是女同学,你去不去。」言:
「呵呵,不去了呢,你们女人在一起聊的我可不感兴趣呢,用不用我送你?嫣:
「不,不用了,她们来接我。」「嗯,那你玩的开心点啊」:言送她走下楼,牵
着嘉嘉的手,看到门口有辆车在等人,嫣直步走去,看着这个女人,感到有些熟
悉但是就是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娜:「佟老板,在我家等你呢。」


  嫣:「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个魔鬼始终帮着那个流氓不放过我?」


  娜:「我被逼无奈。」


  内心里真的不想这样的,我成魔鬼一样的女人,给佟设计了双手都数不过来
的女人,真的是对不起,我为了活着而已,为了季然。


  车转了个圈停在楼下,我并不知道这所谓的同学聚会是多么可笑的一种放纵。
和嘉嘉回家里看着动画片,自己也像小孩子一样同嘉嘉聊着看似可笑但是小孩子
的世界思维的动漫,心里温馨满足,想着自己可爱的妻子,就像嘉嘉一样笑的灿
烂无比。


  在娜的房间里,佟无赖的光着身子,胯下的东西,丑陋不堪。


  佟:「嘿嘿,宝贝,我是离不开你了,真的,你不想离婚离开他,可以,现
在反正他也忘记了过去,你让我爱你好吗?真的我也是真心爱你的。」扫视着嫣
的肉体,眼睛里只有欲望。现在有点厌倦了这个流氓的眼睛,心里已经疲倦了这
样的只是肉体没有一点感情的性交。


  佟:「娜,去给她把衣服脱掉。」娜:「嗯」


  嫣:「我不想,你们到底要怎么才能放过我?」


  佟:「好,说的好,反正到现在了,我也不妨告诉你,没有一个女人能逃出
我的手掌,你也不例外,我只要你的肉体,可以不打扰你的生活,只在我想要你
的时候来同我性交。」


  嫣:「不可能的,现在我和先生已经从新开始了,我不能在让你毁了他了。」


  啪啪,拍了两声,从屋里走出了几个男人。嫣的脸一瞬间变的精彩?恐怖?
绝望?呵呵只能她自己知道了。这几个男人她在视屏里见过,那淫L派对里出现
过的。佟:「呵呵,这几个男人开始也是痛苦无奈,但是看看现在他们很高兴啊。」
只见他们走向嫣,熟练的剥着嫣的衣服,


  佟:「知道吗?我们现在已经资源共享了,真的被梁医生发现了,他们的老
婆也是极品啊,可以和你的言也分享啊」佟邪恶的,犹如变态的看着被蹂躏不堪
的嫣,满身的精液,把阴道灌满,还在抽搐,一紧一缩,伸出手指,在花瓣上搅
弄,挖出一股精液,抹在粉丘上。


  把嘉嘉哄睡了,走进书房,打开窗帘,无意间看到角落里有2快碎片,还有
一张记忆卡,咦什么时候的事呢?嫣好像对书房有点厌恶和恐惧,不经常进来收
拾,捡起记忆卡,换读卡器,打开电脑,里面有几个视屏,有拍的嫣,也有拍的
我,记录了几段我们幸福的生活。


  打开最后一段,看时间是近期拍的,「不要,你干什么」宝贝儿,别怕!我
就是想看看你在镜头里是什么样子?」嗯,真以外竟然是早上佟先生的声音,画
面一转嫣出现在镜头里。她穿着睡袍,可却是敞开的!乳房被一只手抓着,粗大
有力的手指深陷在乳肉里面,乳头被挤得向上翘着。她的手抓着那只胳膊正用力
掰,但那只手死死抓紧了乳房,虽然被扯开了一些,却让本来饱满的乳房更加变
形。


  她有些恼怒地看了一眼镜头,眼光又转移上去,说:「你要的我刚才都给你
了,我们说好的,从现在开始我们之间就算结束了!你快走吧,我老公说过了要
回来!求求你,以后再也不要纠缠我了。」


  镜头一直向着乳头推进,最后压在了乳房上面,旋即又拉开,被瞬间压扁放
大的乳头很快恢复了原来的坚挺。佟还在笑,笑得声音很短,然后说:「你放心
好了,我说到做到,答应你这是最后一次就不会反悔。但你也答应过我了,这次
可以放开了玩儿的啊。你老是一本正经的,抽插都那么严肃,这怎么能叫放开?
我想看你更淫荡的样子,像个骚货那样和我干。」


  一瞬间,我仿佛被十吨炸弹在头上爆开,耳朵嘶鸣,眼前画面分成了数个,
头痛欲裂,为什么?为什么?心好痛,头好痛。这不是我的嫣,不可能的,她是
天使,是我为之守护的一切,可是为什么?痛苦迎面袭来,晕晕沉沉间,跌倒在
地。


  咦,我在那?在家里书房?我不是和佟想同归于尽吗?记忆一瞬间回来了,
我,我怎么可能这样?想起了佟卑劣的演出,怒火中烧,理智已经被最后一点怒
火燃烧,剩下的只是死气,平静的打开窗,深吸了一口气,看到了娜的车,这个
无耻的女人,我听你的忍到心肝巨裂,还没有放过我们?开门走进电梯,按向娜
的楼层,深深的疲惫和绝望过后,只是空洞,敲了下门,里面传来娜的声音,
「谁啊」是这么的妩媚,但是听起来是这么的肮脏。我没有回话,过了一会脚步
声传来,吱呀门开了,伸出手档住门径直走了进去,看到嫣这样的柔软,无骨的
躺在床上,心里没有了任何想法,可能从记忆回来就已经死了吧。给她衍了下被
子,「我们离婚吧。」径直向门外走去,心为什么不痛眼泪却流了下来?


  叫醒嘉嘉,带着她离开了这个曾经温馨,曾经爱恋乃至眷恋的家,茫然的走
向街头。


  「爸爸,妈妈呢,我们到那里去啊。」言沉默:「我们离开这里好吗?妈妈
去外地了我们去爷爷那里等她好吗?」「好」小孩子内心里向往着光明向往着亲
情,善意的谎言希望不要伤害她的心。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走了多长时
间,背着睡着的嘉嘉。坚强的走着。


  不远处看到了熟悉的地方,苏情的寝室就在前面不远处,犹豫了下,去敲了
下门懒洋洋的声音:「谁啊。」有一刻钟吧,回答到:「我。」


  「啊」惊喜这从近到远,苏情光着小脚出现在我的面前,看着我的脸,好像
痴了一样。「呵呵,这么大的城市,没有一点我的地方了,借住一晚明天就离开
这里了」我语气淡然的道苏情:「怎么回事?你不是失忆了吗?听说你过的很好
啊现在」


  「记起来了,但是我也失去了,原来死死的抓的只是自己的绝望,放手才发
现失去并不代表一无所有。」呵呵有你这个朋友还有嘉嘉,更重要的是父母在最
无依无靠时想起是这么的充实。亲情我剩下的不使我倒下的额。


  早上敲门声响起,开门看到娜无所是从的表情:「你来干什么?还要我忍受?
佟玩腻了会回到我身边?」呵呵我已经自己解脱了,请不要在来打扰我,谢谢。
「不。」娜跪下「求求你梁医生,季然只有一年多的生命了,为了她我什么都可
以做,请你别伤害她。」头磕在地上有点点梅花般的血迹。


  言「你想多了,没了嫣,我也不会伤害季然的,她是我的病人,同时我也会
竭尽全力的医治好她」娜:「梁医生,我知道我亏欠你很多,我犯贱,我淫荡,
我为了钱给妹妹治病,给佟做下贱的母狗,但是,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了,男人一
点都不在乎我的能力,只看到的是我的美貌,我没有时间在证明自己了,只有拿
身体,尊严来换妹妹的命,只要妹妹能活着,我愿意付出一切」面对着这个也是
绝境的姐姐,心里起了波澜,像看着自己一样,为了嫣,为了她可以放弃自己的
一切包括尊严,包括生命。


  走进医院,这里的气味,这里的环境平复了又有些波澜的情绪,人真的很奇
怪,有时自己把自己给逼入绝境,但是转个思维换个方向康庄大道笔直的伸向前
方。向院长报道,其实专家级的医生还是很吃香的,我有技术什么都不怕,待遇
根本就没因为短暂的失忆而一无所有。先去看了看季然,花季的年龄,透出顽强
的生命力,给了我一种力量。还是特别亲我,这个女孩一直吧自己认同的人当作
最无保留的亲昵。我可能已经得到了她的充分认可,怪不得娜如此紧张我,如果
我要让季然进入地狱可能真的很简单吧。甩甩头,认真的检查了下,病情其实已
经得到了初步的控制,以前的医生没做到的事,我要把它完成,不为别的只为这
年轻的生命,为这早期蓬勃的笑容,和这份单纯的信任。


  虽然有不俗的医术,但是国内确实比起外国的医疗条件要差,这是让人无奈
的,在美国有一家最先进的医疗配套医院,但是钱啊钱,这可能困扰着很多人的
问题太尖锐。打电话通知了娜,低低的声音问我:「要多少钱?」听不出感情,
可能这个女孩子已经尽最大的努力维持着妹妹的生命,更多的,那个男人不可能
给她了。


  「最少270万左右吧」这笔钱在有钱人眼里可能只是个数字,但是对她而
言可能就是一个致命的石头足以压的她粉身碎骨。挂断电话,看了看手表,思索
下,回到了曾经的家,床上躺着嫣,没洗澡就睡下的她满身的精液味道,像死了
一样,要不是胸口的微动,可能就是一具冰冷的尸体。喊了下她,茫然的看像我:
「言,你回来啦,好了,好了,我们出国,去国外,离开这里好吗?求求你别离
开我,离开你我将一无所有,呜呜。」低声的哭泣让我心烦意乱,但是可能这次
是真的放下了,只是轻声说,我们离婚吧,放过你,也放过我,我们不可能在回
到从前了,嫣愣了愣,起身想要拥抱我。我向后走了一步:「你洗下澡,我们去
离婚吧」


  一步一顿的进了卫生间,传来洗刷的声音,不一会时间浑身赤の裸的嫣挺着
完美的带有点点印记的身体走过我的身边,吐出嘴里的烟,烟云翻滚着述说着什
么,可能是惆怅,可能是过往。拿着离婚证,思绪繁多想起了结婚时领取证件时
的甜蜜,可是现在只剩下自己知道的心情了吧。


  回到苏情的宿舍,看到请假在家的她尽力的哄着嘉嘉开心,心里的柔软,和
酸楚六味陈杂。打了声招呼,放下离婚证,进了卫生间。出来看到苏情愣愣的看
着我的离婚证,旁边放着她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俩人经历虽不同但是现在是多
么的像啊。


  娜打来了电话,问我的银行帐户,给她说了,当时并不在意,但是第二天早
晨看新闻,我们小区竟然发生了煤气爆炸,一看是娜的住户,当时就想打电话问
问她情况,可是一看手机,帐户里有人存了2千多万。一瞬间可能我知道了……


  开车前往嫣的住处,不为别的心里只是对这件事作为前夫想去安慰下她看有
没有受到惊吓。没管小区里其他人别样的目光,敲了敲门,门竟然开着,心里一
阵紧张,难道嫣也出事了?


  进屋里看到一副怎样的情景呢?嫣拿着嘉嘉的小玩具铲子,在开心的玩着,
见到我喊:「爸爸,爸爸,陪我玩哦。」冷,难过,怎么一种情绪啊。无奈述说
不清。


  带着崩溃到精神不正常的嫣,回到了苏情处,一开门,嫣冲着苏情喊到:
「妈妈,妈妈,抱。」无言的对视了下苏情:「她崩溃了精神有点不正常。」然
后小嘉嘉兴奋的抱着嫣的腿,妈妈,妈妈。嫣着高兴的啦着嘉嘉的小手,姐姐,
姐姐。


  离开中国的飞机上犹如合家福一样,我和苏情带着嫣,嘉嘉,去美国治疗季
然的病,因为娜用那种方式可能为我也可能为她结束了所以。但是我答应一定治
好季然的病就一定会实现对她的承诺。


  「先生,请问喝杯果汁吗?」「谢谢,不需要。」嗯,等等,这个声音。抬
头看到了娜,妩媚的眼睛。

上一篇:【下属的来访】 下一篇:【浪子无行】(中国第一性爱小说)
Copyright @ 2014-2016  性吧影院-成人剧场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隐私条款 | 免责声明 | 在线留言 | 意见反馈
本站所有资源全部收集于互联网,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与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