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no
阅读小说
【偷情】    由用户  null  投稿
时间:2017-01-11    阅读:75 次    [我要投稿]
null
                偷 情



                (一)

  他,24岁,俊秀挺拔,眉宇之间一股狂野不羈的气息,是他最大的武器,少有女孩能自其中逃脱。

  她,21岁,甜美可人,相貌似清纯小女孩,却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火辣身材,不下写真女星的完美(据说是36E,25,34?)。

  以下名字,全是假名。事实上主角的本名,我也不晓得。

     ***    ***    ***    ***

  在KK,他和她邂逅,是因为我。

  他是个玩家,是个有过辉煌风流情史的浪子在一个夜裡,很意外的,认识了她。

  在这个同一时刻,不知多少人正敲著键盘诉著寂寞的夜裡,隔著文字,隔著MSN,他们开始长谈。

  辰开始发现在萤幕另一端的女孩露出清纯底下的真相,这真相似乎是与表面上的清纯善良大相逕庭的,他的第六感告诉他,这个真相让他感到兴趣。

  他开始进一步挑动女孩的情慾世界。

  不出所料,女孩开始回应。

  他愈挑逗愈煽情,连他自己都忍不住在萤幕另一端开始兴奋起来,女孩假矜持实淫荡的本性开始愈来愈清楚。

  「你不要再这样说了,我会害羞……」他仿佛可以听到,女孩在萤幕另一端边自慰边喘息的在打著字。

  他忍不住了,他必需开这个口。

  他敲下键盘。

  「和我见面好吗?我要你……」隔了许久没有回音,他开始怀疑女孩是不是在骗他。

  终於传来了,一改方才的火热挑情,女孩这次吞吞吐吐:「其实啊,我有事情没有告诉你。」

  「哦?」

  「我……我有男朋友了……」

  辰心头顿了一下,他坚挺的弟弟原先暴露在空气中不住跳动,也慢了下来。
  (我该停了吗?)他踌思著。

  不知哪位作家说过,人的身体是诚实的,有时比大脑还要诚实。他的小弟弟不知不觉再度勃起,青筋暴露的肉棒一跳一跳著,辰感受到心下一股莫名的火,是的,一股火整个冒上来—─有被骗的火,有妒意的火,有不满的火,但最重要的,是不减反增的,炽烈至几近噬人的慾火。

  「我要把你吃了,小雪!」辰不自觉说出口。

  —─狠狠的吃了……

     ***    ***    ***    ***

  小雪在电脑的另一端,犹豫不决。辰似乎没有受到她有男友的影响,仍不停的邀她出来见面。

  在一般的夜裡,小雪早就直接下站了。然而,今夜很不一样,她无法下定决心下线。像是著了魔般,过去压抑的慾望,在今夜自她修长的手指中汨汨流出。
  「我很敏感,很容易高潮……十分鐘可以高潮三次……」

  「你的身体真的很完美,我想让你一直高潮下去,而且我可以的。」

  「你少来了,你那麼强吗?」

  「我强吗?呵呵……」无声的夜裡,小雪仿佛可以听见辰阳光自信的笑声手机响起,是耀文—─小雪交往五年的男友。

  「我待会去你家,带个宵夜过去?」耀文热情地说著。

  「啊……」小雪心虚的回话。她低头看著自己,仅著一件胸罩和小短裤,而且在一阵放肆的激情之后,早已被自己抚得衣杉不整。

  「那……你多久会到?」

  「半小时以内,OK?」耀文的声音一样那麼温暖。

  (半小时?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小雪想离线,但当她目光一回到KK,她又顿时失去抗拒力。

  「我想抚摸你的大奶,想吸吮你的全身,到你全身失去力气酥软的在我身下娇喘,我要在你耳边吹气,揉弄你粉红色的小乳头,轻轻在你的小穴游移,直到你受不了求我进去……」

  小雪根本无暇回应,她的一手大力揉著自己左边的乳房,一手隔著短裤揉自己的阴部。随著传来的文字加乎淫秽,她愈揉愈大力,直至左乳整个裸露在外她索性把胸罩脱了,裸乳感受著凉凉的夜风但整个人燥热难耐,像是要炸开似的。
  忽地门铃一响,小雪整个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穿衣服?)她犹豫著,但淹没著的慾火使她决定不要穿,送给男友一个大礼。

  她火速地断线,将电脑电源关掉,朝门孔望了一眼,确认门外就是男友她开了门,两手遮著丰满的乳房,巧笑倩兮地看著吃惊的耀文。

  耀文手上仍提著冰豆花和珍珠奶茶,他用脚把门带上,豆花和奶茶往桌上一放,猴急地脱光自己的衣服;猴急地大口吻著小雪;猴急地揉她的巨乳、细腰;贪婪地享受她全身完美的每吋肌肤。

  小雪飢渴的回应耀文的爱抚,她引导他的手,让他更粗蛮地揉弄她的蛇腰。扭动著、黏著,慾望像是填不满的黑洞,像是渴求无止境的深入。

  耀文的衝动也到了极限。他粗鲁的摸著小雪的阴部,粗鲁的插入阴道,他紧紧环抱著她,胸前感受到她硕大乳房的柔软,下面不停的抽插著。他没去想为什麼小雪今夜会如此的饥渴,如此的撩人。他只知道,现在他随时都会爆发出来,他要努力不要那麼早射。

  然而小雪乳房的重量、销魂的浪叫、扭动的蛇腰、紧实的阴道,每每都将他的意志力挑战到极限。终於,他再也忍受不住,闷哼一声,腰一挺,他努力试著抽出来射精……

  他这次射了很多,本来就是快两週没作了,加上今晚意外的肉慾,大量浓稠的精液洒在沙发上……

  在小雪平坦的小腹上耀文喘著气,抖著阴茎,他感到好满足、好舒服。他看著沙发上美丽的胴体。心下的快感、完事后的鬆驰,让他觉得人生夫復何求。
  同样喘著气的小雪,心裡又不一样了。她发现,虽然作爱很淋漓畅快,但她竟然脑中挥之不去辰的影子、他的面容、他的笑。

  她喘著气,脑中的高潮,竟像是与肉体分离一样。这是她从来没有的感觉,而这种感觉,综合罪恶感,却再加上强烈的莫名兴奋,兴奋到她仿佛现在就可以再作一次爱一样。

  他们各自梳洗,各自躺下。

  半小时后,耀文呼呼大睡,而小雪虽然全身疲累,却辗转难眠她轻摇身旁的耀文,确定他睡死了以后,她悄悄下床,仅以凉被裹身,走到电脑前,上了kkcity。

  夜晚裡萤幕的微光,似是偷欢的小夜曲。

  如她所期待的,辰在线上。虽然认识不到24小时,但他们像是长年外遇对象一样,一开口即是熟稔。

  「我刚跟男友作完,好累喔。」

  「你这小坏蛋。」

  「我看你还慾求不满吧。」

  「我哪有。」

  「你不要再挑逗我了,我男友睡在身边呢!」

  「我偏要,而且我知道你要。」

  「并没有,你不要乱讲。」(小雪心虚的感到身体再度燥热起来。)

  「你们作了多久?感觉好快哟。」

  「二十分鐘。」

  「二十分鐘?包括前戏吗?」

  「对。」(小雪回想了一下)

  「那太逊了!真的很差。你男友要检讨。」

  「真的吗?可是我很累呢。感觉好激烈!」

  「你会觉得激烈,是因为你遇到我。你在想著我!」

  小雪震了一下。她下意识的把凉被包的更紧,因为她有种被看穿的感觉,像是彻底的一丝不掛一样,(这个男人,是上天派来惩罚我的吗?)

  她草草的结束了聊天,心下的罪恶感和兴奋感不减反增。彷彿一种有事要发生了一样。


                (二)

  形容一下男女主角好了。虽然本人我都没有见过,仅来自各自一本所谓的无名相簿。

  小雪眼睛大大的,笑容很甜,充满一种青春学生的迷人,从相簿中似乎看不出前文所述的身材,但据辰信誓旦旦地说,绝对有。她有一头及肩的清丽直髮,和一点点轻巧的酒窝很可爱的女孩。

  辰长的很有个性,有一种浪子的味道照片中,眼神直视,像是看透你的心事那样。有一双大手,坚实的体格,散发一种如猎鹰般犀利的气质。他的思路清晰而縝密,有那种让人放心让人依靠的安全感,却有揉合著温柔体贴与略邪纵情的特质。

  这两位,无论从任何角度看,都是极富魅力的。两人因我的版开啟聊天的共同话题,以致衍生出后续这麼多东西是我始料未及的。

  至於耀文,我没见过他,无从描述起。

     ***    ***    ***    ***

  一觉醒来,耀文已穿好衣服出门上班。

  这裡是小雪租的房子,但他们半同居的模式早已许久。一直以来都有种同居的甜蜜稳定感,像一种坚固不破的城堡。

  直到昨夜,小雪觉得,城堡被开了一个小门让外人溜入了,而且是她亲手心甘情愿的开的。

  白天,小雪一如往常的过生活。她现在身份是待业中,有时面试一下,其餘时间是上网晃晃,和朋友相约,跑回家陪家人,当然下班后多半也是和耀文的时间。

  但今天她总觉得怎麼作都不对。本来固定瀏览的部落格、游记、食记,似乎都失去吸引力打开电视也无法专心,遥控器一按再按。

  总觉得心底有个结—─一个她不敢去正视的结。

  下午,她上了网。

  彷彿刻意等著她似的。辰在线上。

  「你在呀!」

  「嗯,我在等你。」

  「等你一个早上了。」

  「喏,是吗?」小雪刻意装作不在意的打字。

  萤幕停顿了一下,接著文字又传来:「你想要我的,对吧?」

  小雪轻嘆一口气。她不知道为什麼,但这男人句句都讲中她的心情。她整个早上一直在想著辰。想著如果真的被辰拥抱,被辰脱光衣杉,被辰火热的挑情、交欢,那会是怎样的感觉。

  她每当一想到,总要强力克制不再想下去,但又边克制著边继续在脑中编织画面。於是即便看的是「料理东西军」这种超级普通级的节目,她也会看到双颊緋红,下体一片凉意。

  「我没有,你不要乱说。」她努力的打这句。

  「有没有用过跳蛋?」萤幕传来天马行空的跳脱跳蛋?

  小雪一辈子从没用过任何道具,自然无法想像。她好奇地接下去看……
     ***    ***    ***    ***

  辰在萤幕的那一端,克制自己的兴奋。

  昨天这样聊了数小时,他慢慢开始搞懂小雪的本性这是位外表清纯内心闷骚的女孩吶。

  (我要好好把握!)他告诉自己:(总有一天,一定要好好和她一起达到高潮。)

  一次也好。

  一次也好。

  (天可怜见,这种极品女孩,我真的很想要,求求老天给我一次机会吧。)
  他继续用文字挑逗小雪,逼出她内心所有淫荡的本质。他详细的介绍跳蛋的构造、用法,也介绍了按摩棒的使用;每每都让小雪大开眼界。

  他也技巧性的把话题引导到两人约会见面上:「如果我们两个人见面,我会先用道具让你整个放鬆。」

  「真的吗?好害羞。」萤幕传来顽皮的符号。

  「嗯,我想以你的体质,光用道具就会high半天,整个人投入的。」
  「……」

  「再来,我会好好疼爱你,从温柔开始,直到最激烈的性交。你喜欢什麼体位?」辰接下去问。

  「……你一定要问吗?」

  「都到这个时候了,不用再矜持了,小雪美眉。」

  「……嗯……背后啦。」

  (我也喜欢背后式。)辰心裡想著,(应该说,只要跟你,我都喜欢。)
  不知怎地,和这女孩讲话让她有一种新感觉。这不像过去年少轻狂的日子,把妹只是为了打一砲而已。她带来一种开心的感觉,那种纯真、甜美、又性感得满分的合体,辰隐约觉得,这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这是喜欢吗?)才大白天,小雪却脸红心跳。辰的每一字一句都超尺度限制级,而且愈说愈露骨,刻画好一幕幕的性爱场景,像是已排好的剧本佈景,只待她这位女主角点头。

  「我过几天要回南部去了,回去前,我们见个面好不好。」辰传讯道。
  「我……我很想答应你……可是……」

  「可是什麼?」

  「我只要和你见面,很难不发生关係的。真的。」小雪坦言道。

  停顿,然后传来:「我早就知道了,但是你心裡不就是想要吗?」

  「你不要再说了!我求你。」小雪衷心地打字道。

  「你为什麼不能对自己诚实呢?」

  「这很复杂……我如果要出轨,我乾脆分手算了。」

  「你有这样的念头,那其实对象是谁不重要,你已经出轨了。」

  「我知道,但这毕竟是大事,我不能随便决定……」

  「你要不要去问问珊姐?」萤幕传来。

  (珊姐,我想也知道她会怎麼选择。)小雪心道。但她没有回话。

  「小雪,你要的,我知道。我会带给你一个你没有经歷过的感受。

  「我知道。」小雪回答。

  「但……」

  「但是什麼?」

  「我真的现在不能出轨。真的。」小雪下定决心说道。

  「那只是见面呢?见面也是一样。」

  「我和你见面不可能不出轨,所以不好意思。我拒绝。」

     ***    ***    ***    ***

  时光冻结。

  辰沉思著:「我很喜欢她。那我现在该怎麼作呢?」

  屋外一阵阵车声,辰皆未听到。他站了起来,在小房间裡跺步。心下的对话清晰可道:

  「我好想上她喔。好想要好想要……」

  「你是想上她,还是想跟她聊天,还是想变女朋友?」

  「我都想。」他突然发现。

  「但她有男朋友了,辰,你别装作不知道。」

  「我知道,但我又能怎麼办?」

  「她哪裡好?你才认识她几天?」

  「她……她脸蛋好身材好个性好床上又浪,又敢玩,这不是极品是什麼?」
  「再极品也是别人的极品了。你好好想想吧。」

  (好吧。)辰下定了决心。他到了电脑前。

  「你既然决定了,那我就不勉强你。祝你和你男友幸福。」他送出讯息,然后下站。那时,他和她都不会知道,几天后的场景会是如何。


               (三)

  辰回去了。他留了一封E-mail,裡面记著他的电话。连他自己也不期待著会听到小雪的声音。

  (算了,极品是别人的吧,我闷!)

  他坐在台北火车站大厅呆滞了半刻,直到一个在他前头的人影出声,著实吓了他一下:「先生,买口香糖吗?」

  辰为了掩盖惊吓,掏钱买了一条很贵的口香糖。当他发现剥开是久置过期难以咀嚼时,不禁哑然失笑,(我操,现在是怎样。)

     ***    ***    ***    ***

  小雪看似回到了正常的生活。她刻意减少上网的时间,即使线上遇见辰,也装作没看见,匆匆下线。她试著不去回想这段心灵出轨的小片段专心和耀文享受著这段甜蜜。

  但,辰对她的影响是否认不了的,尤以激情时为甚。

  过去,小雪在床上是个青涩的小女孩,耀文有时工作累一天却仍然硬要作,以致没射就软掉,甚至几近睡著,她都不觉得如何。虽然过去耀文的床上表现也一直乏善可陈,她也不曾失望或幻想过。

  他们的作爱模式很固定—─接吻、爱抚;正面、背后;正面、射精。耀文是典型的「射后不理」型男人,总如释重负的倒在床上喘气,留给娇喘连连的小雪自行平復心情和呼吸。

  没有事后的深拥,爱语,挑情。有的是一股比老夫老妻还要平淡稳定的熟悉模式。

  但现在,小雪变了。

  她会主动以肢体去引导作爱的场景,会去拉著耀文的手来揉搓抚摸她的每一吋肌肤,会讲愈来愈多的淫声浪语,会更用力的抓著耀文的臀部,并自己下体更激烈的娇扭,让每一下交合更深入……。她甚至在某BBS站的性相关的版看到一篇文章,裡面详述如何让女孩达到真正的高潮(编按:我自己也觉得这方法有效)

  当晚,像个小荡妇般,她拉著耀文试作到一半,她主动把耀文推倒躺平,接著开始坐上他的分身。

  「你今天怎麼啦?这麼自动。」耀文调笑著,心下有种喜从天降的感觉。
  小雪吐吐舌头,开始扭腰她感受到耀文的坚硬在她裡面。快感一阵阵涌来,她拉著耀文的手,让耀文的手扶著她的腰臀,使她两手空出来。她一手开始揉自己的美乳,一手则如BBS上所说的,开始搓弄自己的阴蒂。

  前几秒还没感觉,但很快的,小雪了解了为什麼BBS上会这麼教学。手指揉弄阴蒂带来的快感,和在抽插的阴茎的快感不同调;再加上上半身暴露在空中的羞耻兴奋,一手兀自揉著乳房,又是一个快感的来源。

  三个不同频率和深度的快感来源,完美交错成一阵几乎让人昏眩的快感。她发现她叫不太出声音来,反而愈兴奋,手揉的愈大力,快感更升高。

  对耀文而言,这是个从没见过的景像:小雪像AV女优般极其淫荡的姿势。他的兴奋也像是大踩油门般急速累积。虽然他勉力的一下下衝刺,但看著小雪揉著她的巨乳、浑然忘我的陶醉表情、销魂的呻吟,他简直就快失去控制。然而他想慢下来,却无法抗拒小雪如骑马般的娇扭频率。

  忽然间,小雪只感到脑中一片空白,接著身子一阵抽动;她发现,她的下体涌出大量的液体,源源不绝的流出喷在耀文的腹部上,但更多或喷或流到了床单上。小雪全身一阵酥软,下体仍配合著交合运动,但两手已不支往下扶在床上,上半身前倾在耀文上半身上方。

  耀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所谓的潮吹吗?

  看著小雪酥软满足的表情,和她向前倾,以致显的更大的裸乳;最重要的是下体阵阵的抽搐,耀文再也受不了,他抱住小雪,腰一挺,射精了。

  他们慢慢分开,耀文拎起保险套,语气带著兴奋、炫耀、好奇、询问……的向小雪挥一挥手,「今天射好多喔……」他笑亏道。

  小雪娇羞地拿枕头遮住了脸,身体完美的曲线展示著白晰的胴体。

  他们相拥而睡。

  纵使全身一阵疲累,小雪仍难以入眠。她心裡似是有个东西掛念不下。
  半小时后,在耀文已打呼许久后,小雪鼓起勇气,偷偷地走到电脑前,上了线。

  辰不在。

  小雪分不出是失望,是庆幸。

  她关上电脑,回到床上,像好女孩般入睡。

     ***    ***    ***    ***

  台北市某知名Pub,比基尼之夜。(编按:这家我不常去。但这一两年极红。)

  小雪的一群姐妹淘邀约一起去疯一晚。平常是一群中最保守的小雪,今天在镜子前踌躇著:「我要穿哪一件呢?」

  (这阵子的她早变了一个人了。也许她潜意识裡自知,也许没有。但无论如何,她选择这件是理所当然的,在我看起来。)

  小雪过去游泳常穿的是连身泳装,而这种比基尼之夜,多半穿的是上围包覆较大的款式。但今天,她挑了一件鲜艳的黄色,介於水滴与三角形之间的绑式比基尼,下半身则是带裙式的三角裤,短到不能再短!

  她丰满的上围根本只被遮住乳突方圆一部份,大半的乳房半球都一览无遗这件绝对是让男人喷血的一件。

  而这件的来源,是她某年生日时朋友送的,但她一直没敢穿出门过。直到现在。

  她搭了一件小外套,与朋友会合。

  姐妹们都看呆了。

  「我们不敢站你旁边了啦,小雪。」姐妹A调侃道。

  「别这样嘛~~」小雪笑开了。

  她们一起排队,开心的聊天。直至门口时,这几位女孩也大方的脱掉外套,顺利入场。她们各自拿了饮料,时而聊天,时而下舞池放鬆一下。

  夜店的五光十色,映在一群美女的姣好身型上是美好的景色。

  时间进入三点,其他人一起搭车走了,Pub裡原本爆满的人潮慢慢减少,虽然依旧是满的。但小雪仍不想走她拉著另一位朋友B,留下来陪她跳。

  B又点了一杯饮料,而小雪则再下去舞池热舞著。

  跳著跳著,她发现她前后都有男的贴的颇近。在一曲跳过去的她早就羞红了脸,但一杯长岛冰茶以及两杯草莓调酒下肚,双颊緋红,也除去了戒心。

  两位男子一前一后的热舞著。一个身材姣好爆乳尤物,仅著比基尼在你眼前扭动,怎能叫人不兴奋?

  他们亦步亦趋,紧贴著小雪,不容有外人插入的空间。他们的距离近到连略带醉意的小雪都感到有点害羞,因为她似乎感受后面那位男孩的分身不时轻触她的股沟,前面那位也时而有意无意的摩擦到她的胸部。

  趁换歌之际,她假装累了,走下舞池。这两位男子也跟了过来。小雪方有机会看清他们,一个是粗獷,有张镐哲的男人味,著白色CK T─Shirt,上衣半解,露出胸膛和项鍊;另一个是斯文型的男人,有种让人不设防的微笑,穿著Polo杉和休閒打扮。

  他们诚恳地邀小雪到他们的包厢。小雪先推辞著,但好奇心和酒意不容她全力推辞。她拉了好友B也一起来到了这二位男子的包厢。

  包厢裡如同夜店的包厢,酒杯、点心,型男型女各自开心的聊天、起鬨。好几对男女早已相搂或黏在一起。粗獷男和斯文男则与小雪和B聊成一片,东聊西聊,语气同样让人不设防。他们开始讲笑话,逗的小雪和B咯咯笑。

  开粗獷男状似好意地扶住小雪,手就趁势搂住小雪的腰。

  他们仍旧若无其事的聊著天,但粗獷男的手就没再放开过—─愈抱愈紧,愈搂愈上面。

  小雪心下隐隐觉不妥,但酒意的放鬆和寻欢的心理,她竟没有反抗。粗獷男又趁著说笑话的机会,把小雪半扶在自己的怀中;小雪修长雪白的长腿就半斜伸著,而粗獷男两手环抱在她的腰间。

  小雪眼角瞟到斯文男和B正在接吻,心下有点茫、有点兴奋害羞的刺激感。粗獷男的手愈益往上抚摸,并开始轻挑小雪的乳房下缘;见没反应,更大胆的整个揉握她硕大的乳房。他开了个与大奶有关的低俗笑话,整双手完全忙碌地揉的不亦乐乎。

  他放肆的挑弄小雪早已挺立的乳头,手掌大把抓弄著乳房嫩肉,眼神直盯著小雪俏丽的脸庞和雪白的胸脯;心思为何,不言可喻!

  小雪纵使再怎麼贪玩,至少到目前,仍然是有一个极限的。她找到空档,站起起来,把已略凌乱的比基尼调整好。

  B也同步站起,两人一起编了一个必需回家的理由,不顾两男子失望至几近破坏形象的强拉,她们穿起外套,叫了计程车,回到小雪家中。

  那一夜,小雪睡的很好但睡醒后,不可免的,她必需面对昨天的情节。小雪诚实的与自己对话。

  出乎意料的,虽然对男友的内疚佔多数,她竟发现心下有一丝丝幻想著和粗獷男几乎成真的一夜情。

  她上了线。

  这次,辰在了。

  小雪手指微微颤抖,打下一行讯息……

     ***    ***    ***    ***

  辰看著萤幕这行字,思索著。

  三个月了。这三个月他不是没再碰过别的女人。但射精后的空虚,总会让他想起小雪。

  小雪仍会在线上和他打招呼。他总会夹著关心与醋意地询问小雪和男友的感情。小雪也很坦白,总会大方的和他分享和男友的闺房密事。

  他看著小雪愈来愈主动,愈来愈放的开,直到有一天,他忽然像被雷打到一样的意识了一件事。

  —─她在利用我!

  这念头一旦有了就很难消灭。

  他总觉得,小雪利用这种精神出轨的方式,既可免去偷情的罪恶,又可享受其间的刺激,并加诸在和男友作爱当中。

  (她在利用我,来催情她和男友的性爱。)辰的心情愈来愈复杂,尤其当他每一阵遇到小雪,和她聊起性事,难免鸡婆的加进自己的意见,然后下一次就会听到小雪使用自己教导的招式爽了几回。

  (给她男友赚翻了,嘖!)辰心裡想尤其是小雪所描述的男友实在是个没挡头,不持久,也没什麼新意的傢伙。

  (给我机会,我一定要好好搞你。)辰心裡想著。

  (我要好好插你、摸你;揉你的奶、爱抚你的小穴,用跳蛋让你爽到昏迷;把你干到两脚发软,却还要求我继续,不要停…)

  (我好想要你……小雪……)

  几天后,他在线上遇到小雪。照摜例他寒暄了一句,他起身去泡了一杯茶,回来后看到小雪只打了一行字。:「我想见你。你会来台北吗?」


                (四)上

***********************************
  写在前头:没想到请假一天也不得閒,心裡总觉得该赶快把这篇作个了结,但完结篇实在太长了,必需分成两次贴完。愈写,心下愈惆悵,感受愈强烈。完结篇的上下两篇,满满载著前几回所没有的性爱场面,但在激烈的性爱背后,偷情,究竟是什麼?

  於是他和她约见面了。

***********************************
  次日,晚上六点。

  辰合上他的Notebook,揉了揉眼睛。不知怎的,这次邀约让他感觉不一样。双方没明说要作爱,不像一个平常的一夜情。甚至他感觉到,搞不好小雪只是玩玩他,吃顿晚餐、逛逛街而已。

  他愈想愈觉得,小雪语焉不详的邀约应该真的没有什麼别的,但很奇怪地他发现他竟不生气。他盯著小雪传给他的自拍照,素顏的气质容貌中带著灵气,若隐若现的乳沟似乎暗示了她的迷人。

  辰很惊讶的发现,他并没有非作爱不可的心情,而是一种期待约会的春天气息在心裡徘徊,像那种让人心跳加速微甜又无以名状的开心一样。

  (好久没这种感觉了呢。)

  他开始打包行李,只带简单的衣物,钱,手机。

  在台北不能没有车。他盘算好了向哪个朋友借车,也想著明天可能的行程。他打了几家精品旅馆稍稍询问一下订房情形,但心裡又矛盾地觉得用不到。
  忽然间,他觉得回到高中生那样的青涩。

  —─莞尔。

     ***    ***    ***    ***

  萤幕的另一端,小雪满怀罪恶感的下线。

  她打开衣橱,想挑选明天赴约要穿的东西。

  性感?气质?甜美?火辣?思绪流动总会回到一个问题,却又克制自己不要回答:我究竟会不会跟他上床呢?

  无解的答案变换著,小雪无法下定决心,无论是对衣服,抑是其他的问题。
  一夜过去,赴约的时间到来。小雪发现她什麼都没準备。在最后一刻,她只简单化了淡妆,俐落的马尾,穿著一件T─Shirt和牛仔裤就出了门。
  她到了约定地点的路边,等待著辰的来电。紧张不安的情绪升到最高。
  手机响了,是耀文。小雪心彷彿要跳出胸膛,但还是接了,(咦,我明明就有先跟她说我要去朋友家过夜啊。)

  「你出门了啊?打你家没人接。」

  「嗯,我跟小如在外面逛街。」

  「喔,少买点东西啊,哈哈,我晚上阿明他们找我去唱歌,不打给你了。」
  「嗯,好,掰掰。」掛上电话,小雪发现除了急速加剧的心跳外,她说谎技巧其实蛮好的。

  在她来不及反思这个事件时,手机又响了。

     ***    ***    ***    ***

  辰在快开到时打了电话要小雪走至较显眼处。

  车子开近,他果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脸。

  (和照片并没有什麼不同嘛。)他想。但在合身T─Shirt下的好身材和腰身真的是见了才相信。

  她打扮的很清淡素雅,学生气质与不相称的一脸灵气慧黠,迷人度完全不下网路上平面的照片。

  他把车开到面前,小雪就这样坐在他身边。

  「嗨。」

  「嗨。」辰应答著,(我该不会在紧张吧?正常说话啊!)

  「来很久了吗?」他转头问她。

  「还好。」小雪双颊略带緋红,似是仍在紧张当中。

  这种画面倒不是辰所陌生的。他也知道这时最需要的是要放鬆小雪的心房。於是他提议去看电影,车子就这麼驶往西门町。

     ***    ***    ***    ***

  漆黑的电影院,温馨的喜剧片,小雪在他耳畔清脆的笑声更增他的遐想。
  他根本无法看的下电影,脑中不停转念:我该和她聊天吗?该适时偷搂她、偷握她的手吗?

  只见喜剧片中掺杂著感人的元素,小雪完全投入在剧情的感人中,辰考虑著要不要搂小雪的肩,让她有依靠的感觉剎那瞥头。看著坐的优雅直挺的小雪,他最后打消了这个念头。

  小雪也何尝不是思波流转,但此时此刻,她只能靠融入电影情节来分散凌乱的想法。

  电影结束,他们二人并肩步出电影院,维持著不近不远的曖昧间距。

  辰提议著去「万年大楼」楼上的游乐场。

  他们像个小孩般开心的度过几小时,玩游戏、电动。他发现他整个人对这女孩深深著迷,她的身型、甜甜的笑容、活绷乱跳的可人、不时面露的娇羞……。辰的心下,爱恋、呵护、慾望、佔有……几种不相容的情绪火速加温著。

  小雪主动伸出手拉著他,像小孩般无心机地带他去玩桌面的碰碰球。辰开始玩,发现他对面笑吟吟的小雪胸前的V型领一直若有似无地展露著沟,尤其是在她低头推球的时候,以及跳跃的时候。辰发现他居然有点反应了,但他又有点意外的发现,他身后站了个青少年—─没做什麼,就站在那死盯著小雪,以及她不时曝光的沟。

  辰的佔有慾大起,他喊了停,拉著小雪离开这裡。

  他们到了一家卖咖哩饭的小店,一起吃晚餐,之后在7-11逛,买饮料,口香糖……等,辰刻意让小雪看到他在付账时夹了一包保险套,想看她的反应。
  但小雪装作没看到的镇定。

  时已入夜,约莫十点左右,在夜色和人潮的掩护下,辰轻轻触小雪的手,见未反抗,遂整个牵了起来。

  「现在去哪裡?」辰侧头问。

  「都好呀。」小雪强自镇定微笑著。

  「找个地方休息?」这样的暗示,够了。

  小雪也没答话,两人一起走向辰的车。

     ***    ***    ***    ***

  辰开往一间极有名的精品汽车旅馆,运气很好的,几乎没有等到,就有了房间。

  他们进房去,关上了门。

  「我先去洗澡。」辰知道这时是最尷尬的时刻,主动让小雪放下心防。
  小雪在房中四处晃著,随兴的看著房中优美的摆设。

  才不到五分鐘,水声停了。辰开了门,小雪微一转头,緋红马上涌起。辰裸著上身,下半身以大浴巾围住,虽然不是什麼绝世猛男,但上半身肌肉是有线条的。

  她不知如何反应,以洗澡当作借口,走进浴室。

  正要关门,辰拉住她,「小雪……」辰温柔的喊著她。

  「嗯?」老实说,她现在已经方寸大乱,她没想到进门会那麼快就要面对这个她躲避一天的问题。

  「我帮你洗。」辰不由分说的和她进了浴室,站在她身后,两人站在半身镜的面前。

  小雪欲自己脱衣解带,双手被辰推开。辰温柔的先按摩小雪的双肩,双手一路往下游移,慢慢地挑情地把小雪的T—Shirt往上掀,直至让胸罩包覆的胸型挺在镜中。

  小雪配合著他的动作,上衣被褪了去,辰一手把衣服丢向门外。接著他同样温柔慢速的把小雪的牛仔裤往下脱,露出与上半身绿色的曼黛玛莲成套的小裤。
  镜中,一个上半身全裸的男人前搂著一个只著胸罩的美女。小雪高耸雪白的乳房对辰来说,简直是莫大的刺激。他克制住不理性的兽慾,继续温柔地挑逗著小雪,手指轻环绕在胸部的周围,并轻巧地解开背扣。

  小雪双目半闭的陶醉在辰的爱抚之中;硕大的乳房从胸罩中解脱出来,在辰的指尖下抚揉著。辰一手开始轻轻把小雪的内裤往下拉,在小雪的配合下,内裤滑落,小雪往前一踏,下半身也裸了。

  辰忽地把小雪身子转了过来,两人面对面。辰一手轻轻把浴巾拉开,高耸的分身早已硬挺,连保险套都已然就位。他低下头,对燥红的小雪耳边细语,「小雪,今天晚上,当我一晚的女朋友,好吗?」

  小雪不知该如何反应,但她忽地别过头去,轻亲了辰的脸颊。她的头正要抽开,辰忽然转头轻扶她的脸,就这样正面接吻著,深吻、湿吻、舌吻。

  小雪脑中一片空白,偷情的事实在此刻展开,她却感受不到罪恶、内疚、谴责。她只知道辰的吻、辰的触摸、辰的爱抚。辰坚硬的下体顶著她的腹部,像是另一隻挑逗的手,小雪心中一荡,拥吻的更为炽烈了。

  辰心下暗喜,有种终於得手的快感,但更投入的是眼前这位女孩的丰满、甜美;他的每一个感觉神经都在享受著小雪的美乳、嫩肤、香气。口裡仍自吻著,辰忽然感受到,两腿交织中,似乎有什麼湿湿的。他伸手顺势下探,小雪的大腿已是一片湿,一直延伸到下体。

  (这小妮子,没几下就湿成这样了,呵……)他半扶半搂著小雪,靠在浴室墙边。他轻抚小雪的秀髮,轻吻小雪闭上的眼睛。两人面对面的立姿,他慢慢的将分身靠近小雪的下体,慢慢慢的磨磳、慢慢地,插入。

  「啊……」小雪轻呼,双目仍闭。

  辰慢慢的半抽出,再慢慢的插入;他手扶著小雪的腰,看著小雪闭著眼,娇艷欲滴地享受著。

  (我要温柔,我要温柔的插你,小雪!)辰心想。每一下交合都是慢进慢出的,小雪间断的呻吟声带来更大的快感。

  「喜欢这样吗?小雪……」辰在她耳边说。

  「喜欢……」小雪轻呼

  「那这样呢?」辰慢慢加快速度。

  「喜欢……啊……」呻吟声开始不接上气

  「那这样呢?」辰愈动愈快,愈动愈深,并调整姿势,让他可以每一下都插到最深。

  「喜欢……喜……欢……啊啊啊……」小雪完全放开,融入在抽插的频率之中。

  辰开始加快抽插,扶著小雪的细腰,每一下都用力插入,「小雪,你好棒,好棒……」辰轻呼著。

  「啊……啊……」

  「舒服吗?叫我的名字……舒服吗……」辰故意调笑著。

  「舒服……辰……啊……好舒服……」

  「小雪,你好会扭,好厉害,简直让男人快要受不了了……」

  「我……啊……对,就是那裡……啊……」

  「这裡让你好舒服吗?」辰加快对同一点的抽插。

  「对……对……啊啊啊啊啊……」小雪手扶著辰的肩,不知是要拉近还是推开,整个人激烈的晃动,一双雪白的乳房也跟著上下晃动。她手用力的抓著辰的肩头,几近抓出血痕,而整个人是在欲仙欲死的快感中一片空白,「我……不行了……不行了,辰……」小雪断断续续的叫著。

  「你好棒……小雪……好骚,好会扭……」辰故意继续说。

  「我……啊……慢一点……我不行了……」

  「你可以的……小雪……你真的好棒……」辰一直克制自己想射精的衝动,用力环抱小雪的细腰,他的脸贴著小雪的乳房中,下体不停地衝刺,「小雪,你喜欢这样吗?小雪……」

  「喜欢……我不行了……啊啊啊啊……」

  「你喜欢这样淫荡的作爱吗……」辰闷哼著继续抽插。

  「喜欢……我喜欢……」

  「你自己说……你喜欢怎样……」

  「我喜欢……喜欢淫荡……的作爱……啊……」小雪理智完全失控。

  「你是不是很淫荡……自己说……」

  「我……我很淫荡……啊……不行了……不行了……」小雪叫声忽然停止,整个人往后靠。辰下体还来不及慢下来,只感到小雪阴道一阵痉挛,接著像喷水般,源源不绝的水从小雪下体喷出来。

  辰的下体像是受到最大的刺激,他一直忍著,咬著牙,终於忍住没在小雪的喷发中缴械射精。

  小雪喷了一阵,整个人像失神般瘫软倚墙。辰慢慢把下体抽出,爱怜地轻抚小雪的脸。

  小雪半睁妙目,虚弱地看著辰,对他一笑。那个笑让辰简直无法抗拒地爱上小雪,他抱起小雪,深深的一吻,像是天长地久那样不知时间。

  良久,他们分开,辰扶著小雪简单冲水,两人到了床上躺下。

  辰打开电视,小雪疲累的倚著他,没多久,小雪就这样睡著了。辰爱怜地看著身旁的女孩,裸著上身、美丽的脸蛋、诱惑的乳房……

  (今夜,她是我的。)即使没射精,辰知道,他心下那种快感是射精的几千几万倍!


                (四)下

  辰不知道他哪时昏昏沉沉的睡著的,也不知哪时莫名的醒过来。

  房间裡的电子鐘显示四点多,是因为昨天没射精,所以精力还是十足吗?小雪仍自依偎在被单下熟睡著。

  辰发现,他光看著小雪的沉睡,又不由自主的硬了。心下邪念一动,他慢慢的把小雪的被单掀开,眼前出现赤裸的胴体。

  小雪无辜的睡相与巨乳完全无不搭调,粉嫩的乳头缀在乳房上。如此绝世美景令辰再也忍不住了,他把脸凑在小雪的胸部上,开始吸吮她的乳头。

  小雪自从昨夜的疲累后开始熟睡,没想到意外的有被摇醒的感觉,而刺激的来源正是最敏感的乳头。她微张目,稍一清醒,很明显的感到这男人正在吸她的乳头。

  辰发现小雪的乳尖慢慢立起,明白小雪已经醒来。这时,他开始往下舔,舌尖滑过小雪的小腹,往下,直到小雪的下体。

  「不……不可以……」小雪忽地出声,娇媚的笑道。

  辰不理她,舌尖对準阴唇,轻挑的吸吮著。小雪呼吸愈来愈大声,愈来愈急促;她试图起身去推开辰的头,但辰半推开小雪的手,引导小雪的手放在自己的胸部上。

  「啊……啊……」小雪浪叫著,她的双手大力的揉著自己的乳房,下体被辰的舌所攻陷,整个人根本无法思考,陷入淫乱的情绪中。

  辰感到小雪的下体愈来愈湿,甚至开始夸张的流出液体,於是辰的舌更狂乱的吸著,恣意地在小雪的下体妄动。

  小雪感受到高潮愈发升高,忽地身子一僵,再度像喷泉一样喷出水来。辰闪避不及,脸被喷到了一点。

  (我靠,这体质真是有够敏感啊!)辰心想。他擦擦脸,满足地看著小雪,两手大力的淫秽的抓住乳房。

  小雪下体不住抽动、喷著水,直到小雪慢了下来……

  「喜欢吗?」辰躺在小雪身边。

  「嗯……」小雪疲累的笑著。

  「小雪,你的体质真的好棒,你是男人心目中的极品,只是你男友不懂的珍惜。唉……」辰故意嘆道。

  「什麼意思?」小雪不解的问

  「你是不是很常高潮?」辰问。

  「我……算蛮常的吧,可是不太会那麼激烈……」小雪娇羞答道。

  「那……你有连续高潮过吗?」辰笑问。

  「连续?」小雪瞪大眼睛问。

  看著小雪瞪大眼睛的样子,搭配那无辜的巨乳,辰实在很想现在就衝上去狠狠的射精但他克制住了。

  (我要好好教她,好好让她享受。)辰想著。

  辰不待小雪回答,手指伸进小雪的阴道由轻至重,开始挑逗小雪;另一手则享受著小雪巨乳的触感。他的下体早已怒红胀大,不停的跳动著。

  辰用手慢慢探索到小雪的敏感点(编按:也就是G点啦。各位男性版友不要不会找哟)。确认了小雪表情的变化,手指忽然开始快速抽动。

  「啊!啊啊啊啊啊……」小雪忽然遭受到无法抗拒的高潮巨浪,她身体不停扭著,几乎没一分鐘,又开始喷水。

  辰的手不停抽动,小雪完全说不出话来,也几乎叫不出声来,她只觉身体同时瘫软和僵直,快感几乎将她淹没;喷了一阵,她整个人无力的摊在床上。辰知道她的高潮到了,也慢慢停下来。

  小雪睁开眼睛,凌乱的头髮和狼狈的面容掩不住高潮的欢愉和緋红,「好累哟!」她娇羞地嗔道。

  辰真的快要忍不住了,实在很想好好发洩一番,但仍克制著,轻抚著小雪的全身。

  「女人的高潮是可以连续的,可以一次,两次,三次……」辰温柔地说道。
  「我看我会先死掉吧。」小雪吐吐舌头嗔道。

  「你不会的。小雪,你的体质很适合作爱,真的……」辰温柔的侧躺,搂著小雪,小雪虚弱但甜美的笑著看著他。

  「以前有这种感觉过吗?」辰问她。

  「没有……以前一次高潮就不行了……今天就三次了……」小雪虚弱答道。
  「你好可爱喔,小雪!」辰笑笑的逗弄她的鼻子。

  「好坏,不要啦。」小雪笑道。

  他们调笑著,辰只觉得下面快要胀坏了,一直犹豫著要不要再狠狠的大做一场。

  「你的技巧真的很好。」小雪正色称讚道。

  「那是遇到你这种极品,才能表现啊。」辰轻吻著小雪的侧脸。

  「哎哟,你该不会又要来了吧?」小雪轻拍辰的脸。

  辰笑笑,没说什麼,忽然间心念一动,转头问:「我都忘了问你,你现在不是生理期吧?」

  「不是啊,怎麼了?」小雪不解的问。

  「没有,如果是生理期,那就不该那麼激烈的作的;我通常会先问,如果对方是,那我们就纯聊天就好了。只是今天遇到你,太激烈,就忘了问了。」辰笑道。

  「哎唷!如果是那不就是太晚了。」小雪嗔道。

  「嗯,所以应该不会作一作就见血了吧?」辰进一步故意问。

  「不会啦,应该要过个两三天才会啦,你想太多了。」小雪笑道。

  辰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也是他期待的答案。(小雪,对不起,我太想要你了,恕我耍这麼点小小的心机问你的安全期。对不起,可是你真的太棒了!)他心下道。

  辰起过身,什麼也没说,就开始亲吻著小雪。小雪稍吓了一下,但很快就回应著辰的吻。辰跪在床上,一手揉著小雪的乳房,一手再度挑逗小雪的下体,他避开了G点,只让小雪的情欲快速升温,而不要很快高潮。

  「小雪,你的身体真的好棒,好美,好敏感……」辰低声道。

  「辰……摸我……」小雪喘著说。

  「小雪,想要吗?」

  「想要……想要……」小雪闭著眼睛呻吟。

  「想不想被插?」辰坚挺的阳具轻触小雪早已溼透了的阴部。

  「想……想被插……」

  「想不想被插?被大力插?」辰故意试探的逗问著,龟头仍在阴道口磨啊磨的。

  「想要……你不要玩我了啦……哎哟~~」小雪娇美地呻吟。

  「想不想被我不戴套的插啊?小雪?」辰微微笑著,继续爱抚著问。

  「啊?不行……」小雪仅存的一点点理智拒绝著。

  「小雪,我知道你今天是安全期,想不想感受不戴套的、插的最深的感觉啊?嗯?」辰温柔地问,他的双手揉上小雪的乳房,开始大力的爱抚,「我会让你好舒服,让你快要死掉那样,每一下都好深、好大力。要不要啊?小雪?」
  「不……不可以……啊……」小雪的敏感带被不停的揉弄,无力回答。
  「好,那就不要喔……」辰微笑著,把下体退了开,顶在小雪的腹部上;他的双手仍不停的用力爱抚小雪的乳房,并刻意以阳具顶著小雪平坦的小腹,让她感受到硬度、热度。

  「我……你不要这样……好想要……」小雪的情慾被挑逗到最高点了!
  「想要怎样?小雪?」辰依然温柔的语气询问。

  「想……想要你……插我……」小雪无力地呻吟著,下体早已泛滥成灾。
  「想要不戴套狠狠的插吗?嗯?」辰加大爱抚的力量边问著。

  「嗯……嗯……想要……」小雪失去理智地浪叫。

  「想要什麼?我不会勉强你的,真的想要吗?你说……」辰问著。

  「想要……想要你不戴套……大力的……插我……嗯……」小雪心防完全被攻陷。

  辰满足的停下动作,调整了姿势,先将怒张的肉棒对準小雪的阴道口,两手把她的脚抬起,形成一个M字型;然后对準阴道,慢慢的插入。

  「啊……啊……」插入的瞬间,小雪有种难以形容的感觉。也许心理作用使然,也许先前高潮太多次心情放鬆,即使辰只是慢慢的进入,她彷彿感受到没有隔绝的肉棒,带来前所未有的兴奋和刺激。

  「小雪……你好棒……好溼……好温暖……」辰开始加速抽插到正常速。
  「啊……啊……」小雪双手环绕著辰的后颈,闭著眼感受每一下衝击。
  「你好厉害……小雪……好棒……」辰不停抽插著,他的脸距离小雪的脸只有几吋之遥;欣赏小雪气质清秀的脸,完全沉醉在淫乱的快感中。

  「辰……大力点……大力点……」小雪淫荡的叫著。

  「你好骚……小雪……好骚喔……」辰加大力道衝刺,他拉起上身,略把小雪的双脚抬起,使她的臀部悬空一公分,由上而下的插入,使每一下更能深入,「小雪……你真的好骚……每个男人都会想干你……」辰大力的一下下抽插著。
  「啊……快死了……啊……辰……」小雪的手狂乱地去抓辰的胸膛,辰把她的手推开,两手去抓著小雪剧烈晃动的巨乳。小雪只觉快不行了,两手大力地抓著床单。

  「小雪……小雪……」辰觉得快要受不了了,堆积一晚的慾望即将爆发。他更大力的抓揉小雪的乳房,腰部加快衝刺。

  小雪不停浪叫著:「啊……我不行了……快死了……啊啊啊啊……」

  「小雪……我快到了……可以射在裡面吗……」辰闭著气忍住问。

  「啊……啊……我不行了……」小雪完全呈迷乱状态。

  「可以吗……我要射好多好多……可以吗?」

  「啊……可以……射进来……射进来……」

  辰放开小雪的乳房,抓起她的双手,作最后的衝刺;每一下抽插都让巨大的乳房晃的好剧烈。辰抓住这一刻感官的享受—─小雪紧闭双眼的美姿、雪白浑圆的巨乳、水蛇般娇扭的腰身、耳旁让人血脉賁张的淫叫。他再也受不了了,低吼一声,腰部大力一捅,射精在小雪的温暖之中。

  堆积已久的精液像是永远射不完似的,辰觉得自己好久没有射那麼多了,直到终於慢了下来。他慢慢地趴在喘气不止的小雪身上,转过身,让小雪趴在他身上,他紧紧拥著怀中这个尤物。

  「小雪,你好棒,你是每个男人的梦想……」辰亲亲小雪的脸颊。

  小雪只虚弱的喘著气,无法答话。她很少容许耀文不戴套,也很久没不戴套作了;而现在她的下体一阵温热,自己的爱液与辰的热精交融在一起,彷彿下腹胀胀的,有种前所未有的充实感。

  他和她昏昏沉沉的睡去。

     ***    ***    ***    ***

  辰先醒来,已是接近正午。

  他看著身旁熟睡的小雪,心下满足、骄傲,佔有……等,交织纷杂。他忍不住亲了小雪的朱唇。

  又亲。

  再亲。

  小雪在一阵轻吻中醒过来,眼皮微张地看著眼前的男人,她浅浅的笑了笑,「早呀。」

  「早啊,宝贝。想吃东西吗?」

  「几点了?」小雪坐了起来。

  「十二点多啦。」辰坐了起来,穿上他的条纹休閒杉,休閒裤。

  「嗯……」小雪发出撒娇赖床的声音。

  「你再休息一下,我出去买。」辰笑笑,出了房门。

  小雪伸了懒腰,看著裸身的自己,哑然失笑。忽然间,她想到一件事:辰不会在我身上留下唇印了吧。

  她紧张的开始全身从上到下检查,所幸没有什麼吻痕。她鬆了一口气,忽然又想到,手机?

  她赶快去看,还好,没有未接来电。耀文一定唱通宵,现在大概还在睡吧。她放心了不少,走进浴室,开了淋浴。

  在水声中,她清醒了些,开始思索。听说满清末年吸鸦片的烟枪,第一次吸完不是最爽的时刻,而是第一次吸完又一夜好眠后的那早上,整个人会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开始不停回想吸毒时的片段。

  此刻小雪也像吸毒的人,昨夜的片段开始浮现。辰的抚、吸、揉、插、语、射,拥。她发现自己的手竟在自己的双乳间游走,好像渴望触抚一般。

  她出了浴室,擦著头髮,听到开门声。她忽然心血来潮,搬了椅子,将椅子反转,两腿跨坐在椅上。椅背刚好遮住她的裸体,但不足以遮住右边的乳房和乳晕。她轻咬右手食指,极其嫵媚的等著辰开门进来。

  辰拎著便当走进房,迎向他的是让人瞬间喷血的景像:小雪一丝不掛的跨坐著,椅背根本掩不住傲人曲线。

  「小雪,看来你是醒了。」辰故作镇定,放下便当,不由分说地拉起小雪,深深的一吻。

  小雪热切的舌吻著,两手狂乱的脱辰的衣物。辰很快的也是裸身了,他扶著小雪到镜台前,让小雪双手扶著桌缘,他从后面开始爱抚小雪。小雪双目闭起,不住呻吟,原先的矜持已完全不在。

  辰的双手在小雪的背部嫩肤上游移,不停爱抚;已完全勃起的分身则磨磳著小雪的臀部。他伸出手去探,小雪的下面早已溼淋淋,(这女孩在我不在时也在性幻想吗?嘖!)

  「是不是想要了啊?」辰柔声问。

  小雪点点头,双目仍闭。辰引导她的姿势,将她的腰往下轻压,柔声说道:「来,小雪,腰下沉,屁股抬高……嗯,再翘一点,哇!好棒,就是这样……你太棒了……」

  小雪配合的扭腰。辰扶著小雪翘起的臀,慢慢的插入。经过昨夜后,他已不需要戴套,每一下都是最赤裸的接触。

  第一下抽插是慢的,但随即开始加快;没多久,辰就是快速的抽插。他扶著小雪的手到她的阴部,「揉你的阴蒂。」他轻声说。

  小雪试著揉,才揉两下就惊呼起来:「啊……好爽……好舒服……啊……」
  「手不要停,继续揉。」辰温柔而坚定的命令她。

  「啊……我会死掉……会死掉……啊啊啊啊……」小雪脚一软,几乎站立不住。

  辰扶住她的腰,不给她喘息机会,不停的抽插;肉体啪啪声不绝,辰持续衝刺。在镜中,他看著自己的手轻轻抚著小雪下垂的豪乳,使其晃动剧烈不止。他的手掌拍合著乳房,视觉和下体的刺激让他有种死而无撼的感觉。

  「你好棒,小雪,不用我教都会嘛……」辰调笑著。

  「啊……啊……我要死了……辰……」小雪淫乱地叫道。

  「坏女孩,很舒服喔?嗯?」辰不给她喘息的机会,更大力的抽插。

  「舒服,舒……服……啊……」小雪的手已无力再揉自己的下面。辰一手扶著她的手,继续刺激著阴蒂。

  「我……我不行了……」小雪腿一软,趴在桌缘,下体再度喷出液体。辰激烈的抽插也慢了下来,两手扶著小雪,恣意玩弄她的乳房,感受她的娇扭。
  辰慢慢退了出来,两人相拥著至浴室清理。辰穿回了衬衫和四角裤,但小雪则仅裹著大浴巾,性感至极。

  两人坐在茶几旁看著电视吃便当,活脱是个老夫老妻样。

  (如果每天和小雪过这样的生活,我也愿意。)辰忽然心想。他侧看小雪,只见她入神的看著新闻,清纯惹怜,辰不由得看的痴了。

  吃完饭,辰忽然转头道:「你今晚几点要走?要不要再住一晚?」

  「对喔……」小雪没想到这问题。

  「我之前已经跟柜台加时间到晚上六点了,因为我不知道你几点要走。」
  「那……」小雪心裡闪过耀文,而一旦想到就很难不想,陷入一种矛盾挣扎中。

  辰看著她,他很清楚她现在在矛盾什麼。他要她自己下定决心。

  许久,小雪定了定神,「那过夜好了。我明天早上走。」

  辰心下雀跃,但强自镇定,打了电话至柜台。

  小雪知道自己在饮鴆止渴,但她没办法抗拒现在的这种不理智。她只好再度把精神转回电视中,盼能消去心底的罪恶。

  微啟的窗帘透入一抹艳阳,似是混乱心情中的一点光。心念一闪而逝:阳光离我很近,抑是很远呢。

     ***    ***    ***    ***

  约莫两点,辰见小雪精神体力恢復,转向她,「小雪,敢不敢玩刺激的?」
  「嗯?」小雪妙目圆瞪问他。

  「跟我来。」辰拉著小雪让她穿好衣服,两人牵著手走出去。

  永和一带很多情趣用品小店,辰绕没几下就找到一家。他拉著脸红的小雪走了进去。

  小雪面对一堆奇形怪状从未见过的东西,既然是害羞,又是好奇。辰倒似已有定见,拿了几件衣物,要小雪过来看。

  昨天之前的小雪,必然脸红跑开。但经过一天一夜,她已宛若新生,兴奋和刺激度竟高於害羞。她看著辰为她挑选的紫色情趣肚兜,其背后全空、绑带式丁字裤、半透明黑色细纱及膝裙,以及黑色吊袜。

  小雪竟只思索了一下,就脸红的点了点头。

  辰买了这几件衣物,其实他原想买更刺激的,但他知道小雪只是甫长见识,还没到那个接受度。他挑这几件相对不夸张的,果然小雪就接受了。

  小雪至店裡的洗手间更衣,出来后,果然和辰心中的想像一样。

  一袭紫色肚兜,背后全空,露出绿色胸罩的背扣;半透明裙让只要在半公尺距离内,即可让人一览无遗裡头的丁字裤和吊袜;而小腿的黑色丝袜更增撩人。
  几分鐘内,小雪从清纯女学生打扮,变成娇艷的辣妹。连老闆都目不转睛的看著她。

  「这样我不敢出门啦。」小雪半推半就地出去。

  「不会啦。」辰牵著她的手。

  他们驱车回到了原本的房间。

  「你买这套衣服是有什麼打算啊。」小雪疑心地问。

  「你会知道的。」辰笑笑道。

  进了房,小雪解开肚兜、吊袜、裙子,仅著胸罩和丁字裤,辰则直接脱到内裤。

  「我们这样好像在度蜜月哟。」小雪笑道。

  「和你这种超级美女度蜜月,是我一辈子的福份啊。」辰回答。

  小雪吐了吐舌头,转开电视,看著「我爱黑涩会」的重播。(编按:小雪向我讲到这段时,还说以后看到「我爱黑涩会」会有阴影。)

  小雪那时是坐在床上看著电视,辰不知为何走到电视前面挡住电视。他缓缓地把内裤脱下,露出昂扬的肉棒,也不知心裡在想著什麼,就这样站著看坐在床上的小雪。(据辰的说法,他那时突然觉得想这麼作,并没有刻意想要怎样。)
  小雪轻笑出声,起身媚笑,走到辰的前面。她跪了下来,一口含起辰的小弟弟,开始口交。

  辰有点惊讶,他没想到小雪会这麼做,前一天她还是矜持到底的女孩啊!
  小雪的技巧平平,但由上往下的俯视效果实在太棒了—─雪白的肌肤和浑圆的胸部,甜美的美女正顺从地吸著自己的分身。

  辰呼了一口气,两手扶著小雪的头,「小雪,你真的好棒,我好爱你,太棒了……啊……」

  小雪口裡忙著,眼神轻瞟著飘飘然的辰,心下有一种得意感。辰伸手去解她的胸罩,小雪也帮忙解开,使裸乳显的更大、更美。

  辰俯视著,虽然小雪的口技不足以让他射精,但他真的很想射在这美女的口中,射在洁白的乳房上,「小雪,我要到了……可以射出来吗?嗯?」辰轻抚她的头。

  小雪抬头,轻点了一下,嗯了一声。

  辰两手扶住她的头,开始略为大力的磨磳抽插。忽然间,感觉来了,他扶著小雪的脸,射在她的嘴裡。

  他腰挺了几下,慢了下来。小雪含了一口精液,看著辰满足的表情,心下也有种得意。

  辰抽出仍在抽动的肉棒,残餘最后一两滴精液射在小雪的乳房上。他看著小雪鼓起的小嘴、裸乳上的精液,此刻的他,简直百分之一百二十的爱死小雪了。
  他扶小雪到浴室把精液吐掉、清洗,两人缠绵地回到床上。

  辰搂著小雪,小雪则满足地看著电视。

  忽地,手机响了。小雪惊吓的跳起来,接了起来。她用一个很烂的理由,骗耀文说她有事需要再住一晚。

  辰看著她。原想要趁她讲手机时玩弄一番,但忍住了。

  (小雪终究是有男友的啊。)辰的心情坠落。但他不禁转念一想,这男友如果知道她的女友刚才才被我射精在嘴裡、乳间,不知会不会气炸呢?

  小雪掛上电话,若无其事的继续看著电视,心裡的念头,辰从侧脸根本无从猜起。

     ***    ***    ***    ***

  他们不知不觉的又睡著了,醒来时已是晚间七点。辰要小雪穿上今天买的衣著,两人如情侣般牵手出了房门。

  辰开车到了台北市,在復兴南路一家知名法国餐厅吃了晚餐。

  小雪进了门,所经之处没有不多看一眼的。

  辰知道,小雪也知道
上一篇:【沒穿Bra和T-Back的Sabrina】 下一篇:【我上了妈妈的朋友】
Copyright @ 2014-2016  性吧影院-成人剧场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隐私条款 | 免责声明 | 在线留言 | 意见反馈
本站所有资源全部收集于互联网,分享目的仅供大家学习与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